笔趣阁 > 龙族之模拟人生重开 > 第三十八章 故人来
    “呼~总算是舒服多了。”老唐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近一个月来,他每天都会被那个声音困扰,长久的失眠更是让他的精神时刻紧绷着,以至于稍有一丁点刺激,就会变得异常狂躁。

    “你吼辣么大声干什么啊!”奇兰有些不悦,他朝着老唐腰子猛踢了一脚。

    “啊!”

    剧烈的疼痛让后者瞬间蜷缩住了身体,“打人不打要害,你懂不懂啊!国际法上都写着优待俘虏。”

    “呵!国际法管不到卡塞尔学院,况且我都打你了,当然要打重一点。”奇兰转过头去,不再理会他。

    但老唐不依不饶,可能是疼痛过后胆子也跟着大了,“我告诉你,你们的那个路主席是我小弟,一会儿等他来了,看我叫他怎么收拾你!”

    “嘘!别说话,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

    奇兰眯住眼睛,仔细观察空地后后呢喃自语,“刚才是有一团墨洒在了那里么?我是不是眼花了。”

    ......

    【龙血抽取30%】

    【权能承接25%】

    【火系言灵强度正在提升,特权言灵“烛龙”开始顿悟】

    一阵阵机械音在路明非脑海响起,提示着他“欲戴王冠”天赋的进程。

    ‘虽然这确实很人性化,但能不能不要一直说......’

    在“青铜与火”对肉体和精神肆虐下,路明非已经无力吐槽,他的半身都被赤红所覆盖,肌肤则在被摧毁与修复间艰难维持着平衡。

    但这还远远不够。

    要想彻底剥夺一个初代种的龙血和权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同时对剥夺者本身的能力也是个不小的考验,路明非必须时时刻刻安抚周围躁动的元素,使它们不会在某一刻突然爆发出来。

    空地离卡塞尔学院并不远,酒德麻衣那群人现在应该已经撤退了,再过不久,学院就会注意到这里的异况。

    时间还是比较赶的。

    随着进度一点一点的增长,路明非慢慢掌握了剥夺的节奏,他全身的疼痛感缓和了许多,这可能也与感受火元素的能力提升有关。

    但就在这时,一团墨溃散在了路明非和康斯坦丁的正中间。

    “这是?”

    言灵·冥照。

    路明非猛地瞪大了眼睛,因为一道娇小的身影突然凭空出现在了半空!

    怎么回事,为什么他没有察觉到?明明方圆百米之内的元素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随着记忆画面一遍遍闪过,路明非这时候才察觉到问题出在了哪里......在此次酒德麻衣团队对卡塞尔学院的突袭中,除过老唐和酒德麻衣本人外,还有着一个十分关键的人物。

    对他来说是一个故人。

    二人目光短距离相触,那一双别致的黄金瞳让路明非呆滞了一瞬,也就是在这一瞬间里,女孩已经处在了旋身攻击的过程,她那如牛奶泼上去的小手中紧握着一把利刃。

    一抹寒光闪过,刀刃在空中划出银色半圆,仅是一击,她就十分轻松地切断了路明非和康斯坦丁的“连接”。

    霎时间,赤红飞溅!

    路明非则被女孩顺势的一个摆腿击出数米,最终在草地上滑停,留下一路痕迹,他半身的赤红也在一瞬间褪去。

    【剥夺终止!剥夺终止!】

    机械音还在不停警告,但路明非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因为凭借极强的听觉,他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

    “零!”

    他第一时间大吼出来,似乎是忘记了右肢断裂带来的疼痛和不断从伤口涌出的鲜红液体。

    “剥夺”过程被强行打断,康斯坦丁从半空中落下,仍然昏迷不醒,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生命已经岌岌可危。

    携带“贤者之弹”的枪支已经在百米之外瞄准了康斯坦丁的脑袋。

    酒德麻衣在“冥照”中下令,“零,可以走了。”他们团队冒险入侵卡塞尔学院就是为了这一刻!

    但远处的白色身影却不为所动。

    酒德麻衣有些着急了,“你快走!只要不直接击中路明非,在那个位置他是不会有危险的。”

    “麻衣,先等一等。”

    零如是说道。

    她站在空地上,一头颜色淡得近乎纯白的金发编成辫子,又在头顶扎成发髻,露出修长的脖子。整个人素的像是冰雕,美得如同冰雪公主。

    虽然时间线改变了,但零还是零,她依然是那朵盛开在极北之地的罂粟花。

    路明非的大吼起了效果,那一发子弹幸好没有射出来,不然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零问。

    “因为你是我的......”路明非忍着疼痛摇了摇头,“雷娜塔·叶夫根尼娅·契切林娜,这才是你的真名吧,黑天鹅港的38号。”他已经锁定了枪支的位置,现在只要拖住零,康斯坦丁就还能活下去。

    “你。”零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路明非缓缓站起,他的断臂正在逐渐生成肉体,大概再有两三分钟就会完全再生。

    “我不仅知道你的真名,而且还知道你的过往、你的现在、你的未来,这些我全都知道。”

    他开始一步一步向前移动,但走得很小心,生怕又出现什么意外。

    在即将成功的一刹那又被打入深渊,这种感觉真不好受。

    “停在那里,别再往前走了。”零下达了最后通牒。

    路明非只能乖乖照做,现在局势的决定权不在他手中,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们的目的是带回康斯坦丁的龙骨么?”

    零没有回话,她仔细观察着路明非,而酒德麻衣还在一直催促,“零,赶紧先离开!卡塞尔学院马上就会派人来这里,到时候就来不及取走龙骨了。”

    “......”

    零没有搭理她,反而是对着路明非点了点头。

    “她真是越来越任性了!”酒德麻衣索性将目光移开了狙击境,转而起身去眺望学院的动静。

    路明非和零则陷入了沉默当中,两方都不知道下一句话要说什么,但后者却升起了很大的好奇心,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现在是什么情况?要和零先打一架么,还是说先说服她离开这里?

    路明非纠结起来。

    他的右肢已经完全再生,不过数十根黑色线条却布满了新生的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