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兽修真日常花羽容txt下载 > 第254章
    瑄儿和媛媛决定去小集市,是修士们自发组成的一个临时的小集市,几大门派各个种族的弟子都在这里比赛,弟子们闲来无事就顺便淘换一点东西。

    一边转一边说:“还真看到不错的东西了。”

    “是吧,这些弟子也很聪明,几大门派种族的弟子全都在,肯定有好东西可以互相交换。”

    “是不错,好东西还是不少的。”

    瑄儿看着频频点头,可惜她现在需要的东西很少了,这个修为已经不是灵物可以解决问题的。

    大多数东西都只是看看而已,空间里的各种植物其实已经差不多齐全了,孔庆和朋友们都会给她帮忙寻找稀罕有趣的东西送来,时日一长不用自己动手寻找也齐全了。

    “是白姐姐么?”

    前面走来一个中年人,看着还是很年轻的,修为也是元婴后期了,这在人修里面也是高阶修士。

    “你是哪位?”

    瑄儿觉得隐隐有些熟悉的感觉,却叫不上来名字。

    “白姐姐,我是阿琪啊,当年那个小男孩,您还救了我哥哥,替他治好了魔种。”

    “哦,阿琪,你修为都这么高了,哎呦认不出来了。”

    瑄儿望着他一下想起来了,一时半会没能和当年那个小男孩联系在一起罢了。

    “原来你是阿琪呀,长大了,是大人了,修为也很高,厉害了。”

    媛媛也凑过来围着他转了一圈,笑着调侃他。

    “两位姐姐好,没想到能在这遇到你们,本来说等明日休息去探望你们的,没想到就遇上了。”

    阿琪恭敬的行礼。

    “好孩子,长大了,走走去我那喝两杯,我们好好聊聊,有年头没见了。”

    瑄儿很热情的拉着他离开小集市,回自己的小院。

    回到校园,瑄儿摆了几盘果子,还上了两壶高阶灵酒。

    “来尝尝我自己酿的酒。”

    阿琪喝了一口,满意的点头,“阴阳酒,这个酒在我们人修地界价格可是居高不下,奇货可居,姐姐还是那么厉害。”

    “我自己爱喝酒,就喜欢鼓捣这些,你在宗门还好么,你哥哥呢,还好吧。”

    阿琪叹口气放下酒杯,“哥哥坐化了。”

    瑄儿瞪大了眼睛,“什么,不可能,他天赋那么好。”

    阿琪苦笑了一下,“在战场上受了些伤,留下了隐患,进阶大乘期失败后,寿元无多,二十年前就坐化了。不过他留下一个儿子,现在已经筑基期了,是我带着。”

    瑄儿长嘘一口气,“哎!没想到啊,你们为什么不来找我呢,也许我有治愈的办法呀。”

    阿琪摇摇头,“哥哥不让,他说自己就算自己治好了身体也会进阶失败的,他感悟的法则不全,早晚的事,说什么都不让我来求助。”

    “哎!”

    姐妹二人叹息一声,无言以对。

    阿琪笑了笑,“别这样,事情都过去了二十多年了,我也能接受了,生死有命,半点不由人。不过让我欣慰的是侄儿的天赋很好,这次也有参赛,我希望他能借这次比赛磨炼一下心智。”

    “也是,让孩子们多出来看看是好事。阿琪,那你呢,可有道侣,这些年过得如何?”

    “我没有道侣,年轻的时候爱过可惜没能在一起,堪破情劫后我就突破了心动期。现在我已经是宗门长老了,专心带侄儿了,我连徒弟都有六个了,有三个都已经元婴初期了。”

    瑄儿顿时笑了起来,“想不到阿琪这么厉害啊,真不错。”

    “我听说前些日子我宗门的一个姓陆的孩子打搅了你。”

    “哦,我没见他,我不认识,被弟子们挡回去了,我这人你是知道的,不太爱交际,何况我也不喜欢参与你们人族的争斗,不想破坏门派之间的友好往来,也不方便见他。”

    这样贸然交际是不合适的,就算是想拜见,也是阿琪这样的熟人领着过来见一见还行。

    “不自量力,不要理会,下次直接轰走就是,真是丢人。”

    阿琪皱着眉头驳斥。

    “明儿把你侄儿带来让我们瞧瞧啊。”

    “他是火属性的灵体,性格像我大哥,沉稳内向。我明儿带来给你们瞧瞧。”

    “好啊,正好我明儿闲着,你来我给孩子准备点小礼物。”

    瑄儿说着拿了一个储物袋出来,里面是一包龙元果。

    “把这个给孩子,你还记得么,你小时候我就拿这个果子哄你玩的。”

    阿琪顿时露出开心的回忆表情。

    “当年我傻兮兮的,不知道这个东西这样金贵,后来我筑基时可是得了大便宜,根基扎实法体的杂质特别少,都是这个果子的功劳呢。姐姐谢谢您当年那样照顾我。”

    他真诚地道谢。

    “傻样,拿着吧,这东西与我们就是个果子,哄幼崽玩的,拿回去给孩子吃。”

    瑄儿笑着把储物袋推了过去。

    “好,我明儿让他来给二位磕头。”

    阿琪笑着收下了。

    三人在一起喝酒畅聊,阿琪聊了聊这些年的经历,老祖飞升后哥哥就坐了长老之位,奈何哥哥受伤后进阶失败坐化了,他不得不接替哥哥的位置替宗门出力。

    如今他已经是太上长老了,更多的事交给了弟子,这次是陪着侄儿出来溜达一圈的。

    “我听说你们要开放龙门,我特意出来就想着能见到姐姐呢,也好叙叙旧。”

    “是啊,跟乾元大陆合并的越来越紧密了,有必要开放一次龙门,给大家一点希望。”

    “我还没见过龙门的样子,只是听人说起过,这不特意带孩子来凑热闹,也看看稀罕,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不常看到。”

    阿琪笑了。

    “你来见我是不是有事要说。”

    瑄儿微笑望着他和颜悦色。

    “让姐姐笑话了,我宗门里有个半妖,天赋很高是宗门捡来养大的。本来是很看好他的前程,宗门也极尽全力在培养。

    没想到他进阶时血脉出了点叉子,出现了一些难以预料的情况,镇山神兽说只能来找真血神族才能解决,我思量了很久还是决定来麻烦姐姐。”

    “他是什么血脉?”

    瑄儿和媛媛对视一眼扭头询问。

    “龙族。”

    “那能出什么状况。”

    “就是很奇怪的状况,一会男声一会女声,而且经脉灵气也在乱窜,我们找镇山神兽出手压制住了,却不知道该如何救治,无奈只能来求助姐姐。”

    阿琪叹口气,这个半妖孩子的情况太复杂了。

    “还有这样的事,我还真没遇到过呢,你明儿一起把人带来吧。”

    “好,谢谢姐姐。”

    阿琪低头颔首,很不好意思。

    “不要紧,你们这样善待半妖,我们神族也很欣慰,我愿意帮这个忙,不过我要先看看情况,不确定我能不能治疗,不行的话我再去找敖炎,他可能明后天就到了。”

    敖炎去通知鳞甲族准备候选人进龙门,需要安排一下琐事,随后就到。

    “好,我替孩子谢谢姐姐了。”

    阿琪长舒一口气,整个人也轻松了一些,如果连瑄儿和青龙真血都治不了,那就真的没办法了。

    三人聊了好一阵子,喝了一壶酒,阿琪才告辞离去。

    待人走了,媛媛才叹口气说:“没想到他哥哥已经坐化了,我还记得当年他哥哥真是英姿不凡,磊落坦荡的性格,让人很有好感。”

    “是啊,物是人非了,活的年头太长了,就要面对更多的生死离别,日子久了也就淡漠了。”

    瑄儿有感而发,和你亲近的熟悉的朋友家人渐渐老了,死了,再回首全都是陌生人,情感也就变淡了。

    “谁说不是呢,你我这样的神族若有个心心相印的伴互相扶持陪伴,自然是幸福的美事,若没有也就是自己一个人过了,可得给自己找点乐子,不然这日子多无聊啊。”

    “说的是,明儿你也来吧,看看那个龙族的孩子是怎么回事,我还挺好奇的,活了这把岁数,还真没见过这样的怪事。”

    “半妖这个血脉也不怪最早天道不肯容情,确实问题很多,这天底下可没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好事,总要付出点代价的。”

    “对啊,可惜很多人不懂这个道理,我们神族拥有无限的生命,也要付出自己的责任和代价,跟何况半妖呢。”

    瑄儿认为半妖很苦,是人为造成的苦难,原本不用这样的。

    “你说他这样的情况应该不止是经脉岔气那么简单,会不会是血脉的问题。”

    媛媛也在琢磨这个事,还真没有这样奇怪的例子出现。

    “我也不晓得,真没见过这样的事啊。你看胡清清还是九尾半妖呢,也没像他这样啊。”

    瑄儿也闹不懂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不要紧,明儿见到人就知道了。”

    第二日晌午,阿琪就带来两个男孩,其中一个明显有两个龙角。

    “给老祖请安。”

    两个孩子跪在地上磕头。

    “好孩子,这就是你说的那两个孩子吧,这个很像你哥哥。”

    瑄儿拉着另外一个男孩看了看顿时笑了,眉眼很像。

    掏出一个红色的晶石递给孩子,“这是我混沌灵火的火种,带有本源之力,你吸收了对你有好处,不过要让阿琪给你护法,不然会有危险的。”

    孩子看了眼阿琪不敢收。

    “收下吧,这是老祖的礼物,给老祖磕个头。”

    阿琪温言冲侄儿微笑。

    “晚辈多谢老祖赏赐。”

    孩子跪下行了大礼。

    “你去找小伙伴们玩吧,东西先给我替你保存。”

    阿琪留下了送给孩子的混沌灵火种,这东西在高阶修士眼里也值得抢了,留给孩子太危险了,回头交流赛之后直接给孩子融合掉更保险。

    “是。”

    孩子行礼后退了出去。

    “你就是那个龙族的半妖。”

    瑄儿这才看了看长着一对龙角的小男孩。

    “回老祖,是我。”

    孩子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情绪也有些低落。

    “别怕,来,孩子让我看看你。”

    瑄儿朝孩子招招手,让他离自己近一些。

    瑄儿将手放在他的头上,分出一丝神识探入他的身体,要检查他身体的情况,才能知道他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好一会才停了下来收回了神识。

    皱着眉头也不说话。

    “怎么了,情况很严重么?”

    媛媛也推推她询问。

    “哦,也不算很严重,可以治,不过我在想该如何做比较好。”

    “要不问问敖炎?”

    “好。”

    瑄儿给敖炎发了一张传音符。

    不一会敖炎就来了,他已经到了,接了传音符就过来了。

    “找我何事。”

    “让你来看看这个孩子,这是太清门的龙族半妖,身体和血脉不融合,我请你过来看看。”

    敖炎这才专心看了眼这个长着龙角的孩子,走上前来,仔细看了一眼,“别动孩子,让我看看。”

    好一会才叹口气,“他的问题比较严重,但不是不能治疗。”

    “孩子你去门口待一会,我们有事要商量,要商量一下该如何治你的问题。”

    媛媛朝孩子笑了笑说。

    孩子点点头应了,行礼后去了院子外面等候。

    瑄儿设了隔离罩,“是我看错了么,他身上有神力。”

    “似的,就是神力影响了他血脉于身体的融合,他的身体脆弱根本容纳不了神力,所以才会一会变男声,一会变女声,经脉会岔气,幸亏年纪小神力非常微弱不然他早死了。简直混账,你们人类就喜欢制造怪物。”

    敖炎朝阿琪愤怒的斥责,阿琪摸摸彼此不敢回嘴。

    媛媛摆摆手,“不关他的事,他也是可怜孩子的处境带来向我们求助的,现在说说该怎么办。”

    “抽掉他血脉中的神力,虽然不可能在多了,但这一丝也让他没法继续修行。神力哪里是那么好掌握的,更别提歪门邪道窃取,你们人类到底是怎么想的,靠自己强大不好么。

    为什么非要窃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便是我龙族也不是所有龙都有神力的。”

    敖炎是最反感这样的事了,看着这些懵懂的孩子被坑骗,生下来就要受各种折磨,真的很愤怒憋屈。

    阿琪叹息一声,“人类啊可以很善良,也可以很恶毒,天霖是我师父在树林里捡到的孩子,被人抛弃了,我想现在弄明白他被抛弃的原因了。”

    摇头叹息,制造了个怪物出来兜不住了,又抛弃了孩子,简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