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以琨羽之名 > 第十七章,人间小酒馆(二)
    “你的醉生梦死真的很苦,但你的心应该更苦吧,不如把你的故事说给我们听听呢?”

    我望着女子醉醺醺的模样不禁感叹,其实她不是醉,只是不想醒。

    “你们是谁?凭什么听我的故事?”她嘴里不服气,但身体已经晃悠悠挪到我和琨的桌子前,从盘子里抓出几颗花生米放进嘴里。

    “我们是这个世界的过客,来这世界就是为了喝酒听故事的。”

    我们相视一笑,女子豪爽地拍了一下桌子转身又取了一坛醉生梦死过来。

    我一看那酒就吓得皱眉头,她却又大大喝了一口,才缓缓开口。

    “我的祖父和父亲都是武将出生,我虽然裹有一双三寸小金莲,却跟随父兄练就了一身踏雪无痕、杀人不见血的真功夫。

    后来父兄被奸人陷害致死,我也遭受牵连,被没籍,发落入教坊充当官妓。

    谁都不愿意在自己最落魄潦倒的时候遇到自己最爱的人,而我偏偏就遇到了。

    那时,我是官妓,是红尘里卑微的泥土,他是将领,是沙场上高调的英雄。

    两个门不当户不对的人却偏偏在一场庆功宴上,穿越人群,读懂了对方。

    他顶住压力为我赎了身,我成了他府中的一名妾室,后来他的妻子去世之后就娶我做了正妻。

    他是沙场中人,半辈子都要在沙场上度过,从相遇的那刻起,我就决定要陪他征战沙场,誓死相随。

    他指挥打仗,我便在后方保障粮草供应。他奋战前线,我便带兵偷袭敌军。世人传颂我们的爱情是英雄与英雄之间的爱情。”

    她说到这里突然不讲了。

    “后来呢?”我着急问她。

    “我们经历了许多事,后来我死了。”她说完淡然一笑。

    后来,她死了?我仔细回味她说的话,越回味越觉得毛骨悚然,周边的人空气都变得阴森森的。

    我身子忍不住往琨的身边靠近一些,琨用眼神安抚我,不知为何,只要琨在,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能很快平静下来。

    女子见我这怂样,脸上蔓延出一种恶作剧成功的快乐神情。

    “我在战场身负重伤,后来躲避了追兵,却和大部队走散了。”

    “那还能联系上他们吗?”

    “可以,但我不想再回去了,就让他们觉得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女子悲凉的笑容让我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些年到底她遭遇了什么事,让她对人世间的人和事都没有了任何留恋。

    我心里有无数疑问,想要问她,但被琨制止了。

    我突然想到,琨什么都知道,问他就好了呀。

    于是按下自己的好奇心,和琨走出小酒馆。

    我看到琨风轻云淡的样子,问他。

    “你知道所有人的人生走向,是不是觉得挺没意思的,连好奇心都没有了。”

    “知道又怎样,对任何事都是无能为力的,连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勇气都没有。”

    “可是你对我拔刀相助了,是你救了我。你说我们干扰了别人的人生就会有承受不起的后果,我想知道你受到什么惩罚?”

    琨深深看了我一眼,不回答。

    琨每次默不作声的时候,我都不敢再多问什么,总是担心他说出事情的真相,我就会永远失去他一样。

    当天晚上琨罕见地喝了很多酒,他醉倒了,迷迷糊糊不停叫着一个名字,我听了好几遍都没有听清楚,只知道后面是一个华字。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琨喝醉酒,也是我第一次听到琨在醉梦里叫一个女孩的名字。我一直以为我的世界只有他,而他的世界也只有我,可事情似乎并非这样。

    我的心莫名地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