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以琨羽之名 > 第十六章,人间小酒馆(一)
    这是一间不起眼的小酒馆,安安静静坐落在酒巷的深处。

    名字叫“人间小酒馆”,这个外来客一样的称呼,不禁让人遐想,店的主人或许是位天外来客。

    进了小酒馆的门,一阵酒香扑鼻而来,酒还没喝,仿佛人就要醉了。

    周遭的酒馆客如云集,唯独这人间小酒馆门可罗雀,估计一天也接待不了几个客人。

    由于店里陈列简单,仅几张桌椅,几大坛酒,所以店堂正中悬挂着的一副书法就格外显眼:

    人间有酒,梦也疏狂。

    我和琨对视一笑,看来这个小酒馆的主人是位红尘醉客呀!

    “店家在吗?”见无人招呼我们,我只得高声询问。

    “不在。”一个低沉的带着醉意的声音从柜台后面传来,隐约可以分辨出是一个女子的声音,仿佛常年泡在酒坛子里一般,此时讲话还带着十二分的酒意。

    自打路过这间酒馆我们就感觉里面必定不同寻常,现在看到这样一个饮醉不醒,不问世事的店家我和琨并不感意外。

    “请给我们一壶酒。”琨将几个铜板放在柜台上。

    女子闻言缓缓抬起头来,光听她的声音,感觉她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但眼神里却有着几分清醒,原本一张英气十足的脸,因为醉酒而多了一些朦胧。

    “本店只卖一种酒,醉生梦死,敢要吗?”女子冲着我们挑了挑眉,似有一种挑衅的意味。

    “可以的。有下酒菜吗?”我欣然接受她的挑战。

    “只有花生米。”说着女子从柜台端出一盘花生米,放在我手里。

    呵,如此潦草的下酒菜啊。

    琨不喝酒,我却有一些酒瘾,不管去到哪里都要去寻觅当地的美酒佳肴。

    对我来讲,深度地了解和认识一个地方就要去吃当地最有名的小吃,喝当地最接地气的酒。

    正所谓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不会品酒的人只觉得酒的口感大多辛辣,入口封喉。

    但会品酒的人就能从众多的酒品中分辨出其不同的风味来。

    我和琨去寻过许多美酒。

    桑落酒,因初冬桑落之时所酿造而得名。以优质的高粱、豌豆、绿豆等为原料,经蒸馏、发酵、品评、勾兑出来的清酒,质清香醇,入口绵甜,回味悠远。

    长安清酒,高歌长安酒,忠坟不可吞。长安酒醇甜甘冽,饮尽千年,泡出了醉醺醺的江山。

    屠苏酒,一种节日喝的药酒,喝了一小杯,神清气爽,感觉浑身笼罩着一种热气。

    罗浮春,是一位名叫苏东坡的才子研制出来的,主要以山中的人参、黄精、巴戟天、黄芪等近20种地道名贵珍稀中草药,配以用山泉水酿制的小曲米酒一起浸泡而成。

    色泽如玉,芬芳醇厚,入口蜜甜。

    才子为此酒作诗一首:“一杯罗浮春,远饷采薇客。遥知独醉罢,醉卧松石下。幽人不可见,清啸闻月夕,聊戏庵中人,空飞本无迹。”

    还有错认水,江山第一,齐云清露,雪腴,剑南烧春,椒柏酒等等。

    但凡路过的世界叫的出名字的酒我基本都喝过,叫我一声“小酒仙”也不为过了吧。

    醉生梦死,我是第一次喝。

    单听这个名字,就能感觉酿酒之人对这人世间已然没有太多的留恋了,宁愿活在梦里,醉里,也不愿再睁眼看一看这花花世界。

    店家没给我们酒杯,我只能用酒壶饮酒,喝了一口,我眉头微蹙。

    “怎样?”琨看我的模样关切地问。

    “有些苦。”原来醉生梦死是苦的,难怪这人间小酒馆没有顾客。

    “怎么,嫌我的醉生梦死不好喝啊?”女子从柜台后面晃晃悠悠地出来,我这才看清楚她的长相,三十出头模样,身量中等,着一件灰白色长衫,头发向上扎成一个简单的髻,竟是一身男子装扮。

    我对醉生梦死没有什么幻想了,却对这女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一间无人问津的酒馆,一个酒醉不醒的店家,一壶苦酒醉生梦死,还有这盘略显潦草的花生米,都无一不在牵动着我想进一步了解他们的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