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解困 > 第38章 整晚
    这个想法似乎很合理,所以何娜心里很愿意相信,之前的事情就是这么回事儿。接着,何娜开始想象马祥瑞在她睡着时是怎么干那件事儿的,不觉又一次情绪波动起来。

    辗转反侧,何娜难以入睡,思绪又跳到和马祥瑞谈论的那些工作上的事情。想着想着,脑子里忽然蹦出许多想法,立刻从床上坐起来,开了灯,拉开自己的包,找出带来的那份工作规划的打印稿,拿笔修改补充起来。渐渐的,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全部抛到脑后,一门心思投入到了工作中,不知不觉完全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那份打印稿上的空白处慢慢被何娜手写的文字填的满满的,直到无处可以写字。那时,何娜才抬头看了看屋子里,见电视柜上放着几张便签,起身拿过来,接着在那上面写。等把那几张便签也差不多写满了,才罢手。

    那时,天光已经开始放亮。何娜竟然没有一点儿睡意。自己去热了一壶水,开始洗漱,化妆。完全收拾好了,阳光已经照进窗户。

    何娜看看时间,才是早晨五点四十二分。何娜虽然想赶快回去,但这么早,根本就没有开往绿原县的班车。何娜知道,前往绿原县的班车虽然二十分钟就有一趟,可是最早的一趟发车时间是七点二十分。

    何娜手里拿着那份被她涂改的几乎面目全非的工作规划打印稿,坐进沙发,看着自己一晚上的劳动成果,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想到这份有水平的工作规划,大多数都来自于马祥瑞给她的启发,何娜对马祥瑞在学识和工作阅历上的佩服便油然而生。那时,她突然想到,象马祥瑞那么有水平,有见识,言谈举止都及其稳重的人,怎么可能背着自己去做那种事儿呢?

    “也许,昨天晚上是我把他想错了!他肯定是真有急事儿才离开的!要离开,又担心我,所以才去帮我办了入住手续。如果真是这样,倒是最附合他给我的印象!就像哥哥照顾妹妹那样,处理了昨天的事情。也许这才是事情的真相!”

    那时,何娜才想起自己晚上好像是被一阵电话的铃音吵醒的,而自己一晚上又没有去看手机。“也许那个电话就是马祥瑞打给我的!是他离开后又不放心,才打电话来问候我!”

    想到这儿,何娜赶快打开包,翻开包里装手机的那一层,将手机拿出来,按开屏幕,立刻看到11个未接电话。

    电话来自两个人,一个是郝建,从下午六点开始打了头一个,到晚上九点五十五分,打了最后一个,一共打了10个电话。另一个人是马祥瑞,只打了一个,时间是下午五点四十三分。

    同时,还有两个未接短信,打开了,一个是郝建的,发短信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四十七分。何娜想了想,那个时间她应该正在卫生间里洗澡。可能是手机放在包里,声音被包阻挡了一部分,再加上淋浴的流水声,影响了她的听觉,才没有听到。短信的内容是:“不知什么原因,打电话你老不接,我很着急,担心你,想你!我和乐乐先睡了,看到短信,赶快回复!永远爱你的郝建。”还有一个短信是马祥瑞发来的,时间是下午五点五十七分,应该是他给何娜打不通电话,才发的短信。内容是:“回去了?还是住下了?”

    本书首发来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