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五月的雨 > 115 、分离
    百奇峰和舞玥等人一惊,赶紧起身,随百小佳一起下楼来一探究竟。走了没多远,就看到辰小雨和一个年轻女子缠抱在一起,两个人都是衣衫不整,尤其那个年轻女子,早已经是衣不蔽体了。

    “耍流氓!欺负人!耍流氓!欺负人!”百小佳叫着。

    “小雨!你怎么能这样!”马小哈醉眼朦胧,但是还是很愤怒。

    “包子!你!”舞玥大吼一声,脚在地上用力一跺,转身就走了。

    “什么....”辰小雨一边继续和那年轻女子拉扯,一边醉醺醺地说道。

    “唉!真是.....”陆大用叹口气,和钱千钱一起上前把辰小雨和那女子分开。那女子貌似也是喝了不少,一边哈哈笑着,一边转身自己走了。

    陆大用和钱千钱把辰小雨扶了回来,辰小雨脑袋还是晕晕的,含含糊糊地叫道:“师....师父......我.......”

    “呵呵,之前就说过了,我早就不是你的师父了!哼!”百奇峰一甩袖子,转身也走了。

    “你小子!怎么喝点酒就要犯混呢!”陆大用责怪道,但还是和钱千钱一起把辰小雨扶回了真武武馆。

    第二天,辰小雨一觉醒来,感觉头还是很晕,还有些头痛。忽然记起来昨晚似乎是惹舞玥生气了,大吃一惊,连忙跳将起来去找陆大用师兄。陆大用把昨晚的情况一说,辰小雨听得汗如雨下,六神无主,赶紧跑去金灵城寻舞玥。

    一路飞奔到了舞柳居里面,辰小雨进门就开始大喊道:“玥儿!玥儿!”

    舞九天迎了出来,冷冰冰地看着辰小雨,道:“你做了什么?惹得玥儿一晚哭哭啼啼,一清早留了封信就走了。”说着扬了扬手里的一封信。

    “我.....我.....”辰小雨喉咙发干,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舞九天哼了一声,把信往桌子上重重一拍,背过身去,负手而立,不再说话。

    辰小雨忙低头上前,打开信来看,那信上写着:“父亲,火魔晶核和玄天之胆的事情,都是玥儿的过错。为了将功补过,我决定去南方寻找千年树魄了。一年为期,寻着或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者寻不着,玥儿自会回来。勿念!小女舞玥叩上。”

    辰小雨一阵头晕,知道舞玥是动了真火,就要拱手向舞九天告辞去寻舞玥。舞九天叹了口气,丢出一张信签道:“这是我目前为止知道的关于千年树魄的线索,你好自为之吧!”说完扭头走了。

    辰小雨知道舞九天早有帮助自己去寻找舞玥的意思,心下感激,进去里面和父母道了别,出门返回真武馆。

    告别了师父和众师兄,收拾好东西,独自带上壮壮就要出发。百奇峰态度冷淡,也不许众徒弟出来送行。

    辰小雨孤单地走出真武武馆,就往南行,走出了大约一盏茶的工夫,忽然听到身后有人说话。

    “唉!我说,你怎么说也是本堂主硕果仅存的手下了,你出去办事情怎么也不请示小爷我一下?你要是出了事情,那本堂主岂不是光杆司令啦?”

    辰小雨回头一看,却原来是马小哈追出了来,道:“虽然你做出些有伤风化的事情,但看上去应该还可以挽救一下。罢了,本堂主就和你走一趟吧!”

    辰小雨这段时间一直低头做人,此时抬起头来看了马小哈一眼,感激地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出发,辰小雨又低垂着头不说话,气氛有点儿尴尬,沉默了好一阵子,马小哈终于忍不住道:“昨天晚上你是怎么回事?!怎么喝点酒就乱性的么?之前你也喝过呀,当时舞玥不都在的么?没见过女人吗?那个女人哪里比得上舞玥啦?你是疯了吗?”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辰小雨懊恼地说道:“当时听见有人喊救命,我脑子里面只想着去救人,不知道后面怎么回事,感觉自己很奇怪......”

    “算了,算了!别解释啦!年轻人嘛,谁没荒唐过啊。浪子回头金不换嘛!我们快点儿找回舞玥,然后.....”马小哈把脸靠近辰小雨的面孔,严肃地说道:“早点儿完成任务,和我一起去找魔族复仇!给小月报了仇,我的人生也无憾了!”

    “嗯,玥儿说是去寻千年树魄,找到玥儿,应该也能找到千年树魄。有了千年树魄,就可以帮助我们对抗魔族了!”辰小雨点了点头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

    两个男人往南行了半日,辰小雨肚子咕噜噜一阵响,脑子里忽然响起一个声音“包子!饿了!来!这个给你吃!”不由得一阵难过。和马小哈一起随便寻了个地方吃饭,又想起不知道舞玥吃了没有,会不会遇到坏人,一时间浑似丢了魂一般。

    再往南行了几日,天上忽降大雨,连日不停。两人只好找了客栈住下。哪知那雨越下越大,竟冲垮了附近的河堤,洪水席卷了附近好些个村落。待大水退去,辰小雨和马小哈才得以再度出发,一路上到处断壁残垣,十分凄惨。

    走不多远,前面有一处村子,奔腾的河水就在村前湍急地流过。这村子看得出也受了洪水的袭击,房屋毁坏得极多,村口的牌子也被冲毁了半边,依稀能辨认出写的应该是“大柳树渔村”几个字。众多村民围在村子口,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辰小雨和马小哈想打探一下舞玥的消息,就凑了上去。

    辰小雨上前对外围的一个中年男子一拱手道:“这位大哥,有没有看到一个比我矮半个头,穿白色衣裙的美丽少女?大约十八九岁。”

    “嘘!”那中年男子回头竖起食指在嘴边比了一下,让辰小雨不要说话,然后往人群中间指了指。

    辰小雨和马小哈从人缝中看过去,却见中间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摆着一些贡品和法器。有一个身着淡黄色长袍的男子在做法事。那男子体型瘦瘦高高,留着一把山羊胡子,只见他手持一柄桃木剑,剑尖上穿着一张画了符的黄纸。身前的案子上面摆了些法器,两根小孩手臂粗细的蜡烛火苗轻轻地随风摆动。那男子口中念念有词,忽然举起剑来,喊一声“疾!”

    那剑便往前一刺,将画了符的黄纸放在那蜡烛上点燃,然后一边挥舞,一边端起摆在桌子上的一碗酒来,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对着那燃烧的黄纸符“噗”的一口喷了出去。那火登时窜得老高,颇有些唬人,长袍男人嘴里继续不知念叨些什么,过了许久,终于缓缓收功。

    一个中年男子走上前去,问道:“大仙儿,这神仙有没有指示我们该怎么做,才能避免这水神震怒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