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鳄湖谜案 > 第二十五章 镜湖映画
    秋,是收割,也是收获,是付出,也是回报,这一季,是人们放下负担和疲劳,感恩生活,感受回馈的一季。

    徐教授一家坐在客厅里,沏壶香茶,享受着周末的闲时光。哼哼妈剥着买回来的茭白,准备做茭白炒肉,徐教授坐在沙发里,看着自己的课件,哼哼一旁摆弄着自己的标本。

    徐教授看了一会课件,就放下手中的平板,活动眼睛,他抿嘴喝了一口茶,然后懒洋洋舒展身躯,看着儿子趴在墙上,全神贯注的弄昆虫标本。

    他想起一件事,便问哼哼:“哼哼,你在学校,是不是又淘气啦?”

    哼哼说:“没有。”

    徐教授说:“还没有?你们老师都发家长群了,你都做什么了?”

    哼哼说:“我没做什么。”

    哼哼妈说:“没做什么?那老师怎么说,你吓唬女生啊?”

    哼哼说:“我没吓唬女生。”

    哼哼妈把茭白拢到一个盘子里说:“你把小虫子装到盒子里,送给女生,没有吗?”

    哼哼听了说:“哦,是那个蚂蚱呀,那是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徐教授听了笑:“哼哼,你喜欢的,别人未必喜欢噢,你这样会吓到别人的。”

    哼哼妈说:“是啊,你想送女生礼物,你可以问问妈,妈妈可是女生。”

    “妈妈可以帮你,找好多好多,女生喜欢的小礼物,但昆虫可不行。”

    哼哼说:“为什么?我都看到她衣服上的昆虫了,还是个七星瓢虫的。”

    哼哼妈笑:“孩子,人家那是个饰品,昆虫饰品和昆虫活体,那是不一样的。”

    哼哼点头说:“那好吧,下次我就不送她活体啦。”

    “下次,我送她个毛毛虫发卡,让她别在头发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哼哼爸妈听了,没笑死。

    南方的秋天,迥异于北方,天气不冷不热,清清爽爽,可以说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秋日的台湖,也依旧是天蓝云白花争艳,山萃水绿芳满园,风景山水如画,美不胜收。

    就在一片锣鼓和鞭炮声中,热热闹闹的“台湖金秋庙会”

    (本章未完,请翻页)

    开场了。

    张灯结彩的庙街上,美食小吃鳞次开张,乐声、钟声、笑声,还有吆喝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饭肴菜香袅袅,萦绕着庙里的熏香,再混合着各种肉香,人们的味蕾,跟着嗅觉在游走,不自觉的就像一个个士兵,被美味所俘虏。

    大人们,被各种小吃吸引着,孩子们,被各种新鲜吸引着。酸辣粉、螺蛳粉、拉面、炒面、烩面,各种汤粉面线,水煎包、烧饼、肉夹馍、胡辣汤、豆腐脑,各种小吃面点,卤鸭、烤鸡、铁板烧,各种焖烧火烤,炒棉花糖的,卖糯米滋的,挑麦芽糖的,扛糖葫芦的,捏面人的,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各种各样,让人目不暇接。

    吃喝玩乐,品走闲逛的人们,还不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惊呼,那是惊喜的舞狮,舞龙,还有民间绝活在登场。

    张莉香和毕向革,也驱车来到这里,不过他们可不是来玩的,他们是来工作的。他们要和同事们一起,引导和分流好群众,避免大家在同一个地方扎堆,做好安全保障,防止发生意外。

    张莉香的小侄女,也跟着奶奶来逛庙会,看到正在值班的张莉香,小侄女跑过来,一把抱住她:“小姨,小姨。”

    妈妈心疼女儿,问张莉香道:“你吃什么不,我给你买。”

    张莉香笑:“妈,我又不是小孩子,要吃什么,我自己能买。”

    说完,莉香问小侄女:“你想吃什么啊,小姨给你买。”

    小侄女把她拉到一个烧烤摊前,指着上面烤的滋滋冒油的肉串说:“我想吃烤肉串。”

    张莉香笑:“好啊,你想吃哪些?”

    小侄女指着上面的烤串说:“我想要个孜然羊肉的,还想要一个麻辣鱿鱼的,我还想要一个烤骆驼肉的……。”

    张莉香听了,低头微笑着对侄女说:“有些动物,养它不是用来食用的,就像鳄鱼。”

    “骆驼肉,很少有人吃,我们就不要吃骆驼了,好吧?”

    小侄女说:“好啊,我就是没吃过,看见有。”

    张莉香问妈妈:“妈妈,你想吃什么?”

    正说话间,张莉香突然看见,对面人群里有一个人,感

    (本章未完,请翻页)

    觉很面熟,仔细一看,是崔大明,他正搂着一个女人,边说边吃,边走边笑。

    “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谁?!”

    张莉香正想过去问一问,却见得人群一闪,刚才那一幕,又都不见了。

    莉香妈见女儿表情,便问:“怎么了?”

    张莉香说:“没事儿,我看到那边,有个顶幡的绝活,你们要不要,去看看?”

    小侄女啃着手中的羊肉串说:“好啊,好啊。”

    正这时,对讲机里传来毕向革的呼叫:“莉香,莉香,你到小广场去一下,有两个孩子,和家长走散,你过去处置一下。”

    张莉香拿着对讲机,无奈的对妈妈笑,妈妈说:“你快去吧,正事要紧。”

    “走,我们去看顶幡啦。”莉香妈说着,便拉着小孙女走了。

    站在高处,远眺台湖,美丽的台湖,就像一面镜子,静静的躺着,涟漪不惊,微波不荡,映画和刻录着周围的山林美景,通体通透,婉若美玉。

    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望着碧绿如春的湖水,张莉香心中不胜感慨,毕向革这时走过来,看着她,笑着问:“莉香,在这儿想什么呢?”

    张莉香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队长,我在想,如果没有罪恶,这世界该有多美好!”

    毕向革听了“噗嗤”一笑:“典型的理想主义情节!”

    “不知道的,我还以为你在吟诗呐。”

    “你有空,也该想想自己的事。”

    张莉香听了笑,接着说:“我有空就在想,队长。”

    “那个任汝梅,怎么会突然间,人间蒸发呢?”

    毕向革听了哈哈笑:“哈哈好,有你在,我得少掉多少头发!”

    “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消失!”

    “也许她,哪天就突然出现了!”

    莉香说:“但愿吧。”

    “希望她,只是走散了。”

    听完莉香这句,毕向革没有笑出来,他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异样,有一种莫名的伤感,他感觉眼前这个女生好善良,就仿佛刚认识她一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