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空剑尊 > 第四十八章 重回宗门
    “袁简?”断岳真人和方禾一下子认出来人,叫出了声。

    袁简冲他们微微一笑,随后转身:“你们,把所有事情都说一遍,不得隐瞒。”

    地上躺着的,可不正是卞和他们几个。看到诸位元婴修士,这四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还是卞和首先反应过来,眼下,这是彻底把神君们得罪了个彻底,豁出去了,当即娓娓道来。

    这后面的事情,就不是袁简能管的了。他只知道,回到宗门的断岳真人,开心得见牙不见眼。

    “好小子,真是一份大礼啊。你这次抓住了魔修那么大个把柄。你都不知道,后来成阴那老小子,脸都气绿了。归一宗那掌门可不是省油的灯啊,我们一起狠狠地宰了魔修一笔。你知道吗,那界限……”

    回到居天峰,断岳真人手舞足蹈,说得唾沫横飞。看来,这次魔修可是栽了个大跟头,怕是无力再搞什么幺蛾子了。

    “咳咳”,这次,轮到方禾咳嗽了。

    断岳真人这才有了正行,收了收仪态,正色道:“方禾,袁简,过来让为师检查一下修炼情况。”

    方禾应声上前一步。

    断岳真人将手摊开,附在她头顶上空,淡淡的红色灵力汇入。不错,灵力在方禾周身游走一圈后,断岳真人露出满意之色:“很不错,你的灵力雄厚,丹田宽阔。想必这些年,你修炼颇为勤奋。不久,就可以考虑闭关结丹了。”

    接着又转头,唤袁简上前。

    袁简上前,像刚才方禾一样端坐下来。

    灵力一圈游走,断岳真人紧闭的双眼忽然睁开:“你,你是天生剑心?”

    不好,袁简心中暗道不好。当年父亲在信中曾对他言明,在自己没有绝对的力量之前,切勿暴露自己是天生剑心之体。

    袁简大惊,后背都浸湿了一层。定是这斩棘宗中的温情,渐渐让他麻痹大意了。这一刻,他竟想到了许久未出现的梦境。梦境中,正是方禾对他下了杀手。他怎么全都抛之脑后了。

    现在,怎么解释?

    逃吗?不说断岳真人的实力远在他之上。就是方禾,筑基后期巅峰,恐怕他也不是其对手。

    各个念头如电光火石一般从袁简脑中窜过。袁简斟酌着词句,怎么也开不了口。

    却听见断岳真人放声大笑:“哈哈哈哈,老天真是待我不薄。我随意收来的弟子,竟是天生剑心之体。这下,看其他人还敢看轻我居天峰。”

    说着又转喜为悲,低声说:“师父,您老人家可以安心了。如今的居天峰一脉,有一名元婴,马上就要有两名结丹了。”

    一旁的方禾也是满脸惊喜之色:“师弟,你不知道自己是天生剑心吗?这不应该啊。不管了,你是天生剑心,想必很快也可以结丹了……”

    情形与他想的完全不一样,袁简有些晃神,看着眼前这熟悉又亲切的两人。心中自嘲,袁简啊袁简,这可以说是你在这世上,现在最亲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近的两人了。你还在想那虚无缥缈的前世之事。

    袁简微微勾起唇角:“弟子,幸不辱命。”

    “断岳师弟,掌门有请。”洞府外,传来声音。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狂喜中的断岳真人。他匆匆飞出洞府,原来来人是鸿锐真人。

    “师兄,掌门唤我何事?”

    鸿锐真人脸上露出笑意:“师弟,这次你们居天峰可是立了大功了。掌门请你们都前去大殿。”说着又凑身上来:“怕是要庆功呢。”

    果然不出鸿锐真人所料,一到大殿,就发现这里汇聚着好多熟人。

    袁简一一望去,宗春师兄,秦宣师兄都赫然在列。另外,他还看到了好久不见的人。

    “袁简,好久不见。”青年面目俊朗,雄姿英发,满脸正气,可不正是许久未见的耿平。

    当初分离时,他们都还是二十出头的青年。现在都已经七十多了。不过,对于筑基修士来说,这是个十分年轻的数字。他们的容貌都未曾改变分毫,还是同样的青年模样。只是,经历了战场的锤炼,多了一分杀气和威势。

    袁简先是用神识扫了扫他,灵力充盈,周身气息强大,这才开口:“不错,筑基后期了。是时候切磋一下了。”

    耿平一愣,这才低声说:“你有没有搞错,五十多年不见,一见我就说打架的事。我看你现在倒和当时的焦师兄一样,成了修炼狂了。”

    焦阳,这名字很久没有听到了。不过,袁简知道他的近况。焦阳是后来第三批被送到西境的。听说在那西境战场上也成功筑基了。

    说起来,当年他们同一批入门的。有三人都成功筑基了,成材率倒是不错。

    思绪稍微飘远了些,玄空掌门威严的声音传来:“肃静。”

    众人神情一肃。

    聊天的,走动的,此刻都安静了下来。

    玄空掌门今日穿上了最隆重的道袍,样式颇为繁琐。头发也是一丝不苟地挽成了一个道髻。手拿拂尘,一派大宗门仙姿道骨的模样。

    他走上台,巡视了一圈,这才沉声道:“今日召大家在此,是为了宣布西境战事的最后结果。西境战事历时六十余年,我斩棘宗付出了良多。最后,终于是取得了胜利……”

    话音刚落,众人爆发出掌声。在场之人,无不是亲身经历了这场战事的,感触颇深。

    六十多年,对于凡人来说,几乎就是一生。对于像炼气弟子这种低阶修士,也基本上是大半辈子。甚至,哪怕是对于宗门的中流砥柱,筑基修士来说,也是一段漫长的岁月。

    袁简放眼望去,除了他们这一批弟子,是在十几二十入的门。若是成功筑基,外貌上还算是青春年少。像王安和那一辈的筑基修士,若是没有再进一步,都露出了一丝老态。

    这就是岁月的残酷,哪怕是修真之人,也不能完全避免。除非……

    袁简读过些古籍,知道了元婴之上,还有一个境界叫做化神。若是到了化神,才能真正长生。

    只是,这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境界,青空大陆几乎没有人能够达到,久而久之,便成为了传说。

    如果说当年的袁简,是为了给父母复仇和破解前世的谜团,才选择了修道。那么,经历过这场战争的袁简,会为了寻求真正的仙道而奋斗!

    台上,玄空掌门还在滔滔不绝,随后便提到了在这次战争中贡献卓绝的几人。

    “晋思真人,一己之力击杀一名魔修元婴,为我宗门楷模。鸿锐真人,率领战堂奋勇杀敌,击杀……”

    众人皆是士气高昂,群情激昂。这些前辈们的事迹,每一桩每一件都值得他们为之奋斗。

    “袁简……”

    袁简一愣,幻听了吗?怎么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耿平和方禾都含着笑,看向了他。

    玄空掌门亦是将目光投了过来:“袁简,孤身一人,抓住四名魔修奸细,彻底粉碎魔修诈降的阴谋。为最后西境战争的结束,贡献了巨大的力量。”

    这话说的倒是有些巧妙。原来,最后给卞和四人定的罪名是这样的嘛。诈降,看来这次魔修高层可是要大出血了。

    殿中众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认识袁简的在微笑着点头,表示祝贺。也有不认识的,正在交头接耳,讨论袁简是何方神圣。一个筑基修士,就同诸位元婴、结丹真人排列在一起。

    袁简面不改色,一一点头回礼。

    “诸位,西境战事已然结束。愿各位能够始终保持初心,勤奋修炼,保卫宗门。”玄空掌门做了完美的结束陈辞。

    众人行礼过后,纷纷告退。

    后生可畏啊!玄空掌门独自站在殿中,脑海中浮现出这句话。

    突然,玄空掌门袖笼中发出一丝光亮。他脸色骤变,极速转身,朝着山门外飞遁而去。

    先前一步退出大殿的众修士,有几人还未来得及散开。只觉空中一道亮光闪过。

    筑基修士还看不清楚,猜测纷纷。一旁的沐阳真人一看便知,这是掌门的遁光。如此行色匆匆,不知出什么大事了。

    玄空掌门将速度提至最快,瞬息之间就到了山门。

    是出大事了,六十多年未有声响。今日,三玄镜,发出示警了。

    这三玄镜是斩棘宗创宗前辈流传下来的宝物。向来是由掌门保管。此镜能够预示未来,化解危机。斩棘宗曾经数次遭遇大难,都因三玄镜的提前预示而躲过一劫。

    百年前,已经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三玄镜,突然发出预警,说恶灵即将现世。

    玄空掌门万分重视,要知道,恶灵降世,生灵涂炭。在青空大陆上曾经有数次记载。

    只可惜,后来三玄镜除了祁山二字,再没有预警过。

    祁山,这个范围太广。不说山下数百个凡人村落,就说这祁山山脉,连绵不绝。除了他们斩棘宗,还有好些个二三流宗门。

    恶灵一事,实在是无从查起。

    好在今日,三玄镜重新发出预警,玄空掌门怎能不紧张?

    手指伸出,微微一点,一面古朴又装饰华丽的铜镜出现在空中。手中灵力蓄积,击向空中铜镜。

    铜镜受了这许多灵力,缓缓颤动着……

    慢慢,一行字,从无到有,渐渐投现在空中。

    故园之中,斜阳照竹扉。

    这,是何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