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脑童心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卧室
    游戏中

    男孩问:“你叫什么名字?”

    童心抬头直愣愣地盯着男孩的脸,在他的脸上寻找王可的影子,细看之下童心才发现,这个男孩的肤色、五官和气质和王可的确有几分相像!

    童心不禁有点惊讶:“这个男孩不是洋葱头?!原来那些被切脑上传的意识可以被赋予到任何角色身上,在这一关里,王可的意识被赋予到了一个十岁男孩的身上。

    看来另外几个被切脑上传的意识也一定被赋予到了孤儿院的其他孩子身上。

    被切脑上传的意识,他们生前的记忆被格式化,所以,在电脑游戏里他们的意识没有生前的记忆,现在看来天正公司的技术远远不止于此,原来这些被切脑上传的意识还可以被设定成各种年龄。

    不知道天正公司还有什么可怕的技术,能在游戏里制造出什么怪物,我必须谨慎行事!”

    童心轻声问:“你的名字是‘可’?”

    可看见童心听到他的名字以后,她的眼睛里流露出明显的悲伤之色,他觉得童心有点莫名其妙,

    “是啊,我的名字里有一个‘可’字,我就记得这些。我们这里的小孩都是这样!你叫什么名字?你也只记得你名字里的一个字吗?”

    童心缓过神来,说:“我姓童,你就叫我童老师吧。”

    可皱着眉头盯着童心的脸,他好像并不信任童心,他并没乖乖听童心的话叫童心童老师,而是转头快速向楼上爬去。

    童心看着可快速向上攀爬的背影,暗暗担心:“不知道天正公司的技术成不成熟,像这样把成年人的意识赋予到小孩儿身上,这不是张冠李戴吗?那些被切脑上传的意识会不会精神错乱啊?!”

    童心想起:“她的意识通过脑机接口技术被上传进电脑游戏里,是为了做测试!既然是做测试,技术怎么可能是成熟的呢?啊!”

    童心越想越担心:“段瑞只告诉我,我在游戏第二关里的任务是救出孤儿院里的孩子,其他什么都没说。啊!中招了!孤儿院里的这些孩子一定都不正常!”

    童心一愣神的功夫,她再抬头看时,可已经爬出去了四五米远了,童心忙不迭冲着他喊:“慢一点,等我一会儿!”

    不知道可有没有听到童心的喊声,他的脚步丝毫没有放慢,快速向楼上爬去……

    突然,嗖嗖的西北风夹杂着硬邦邦的冰粒儿在这块三面建筑围起的空间里肆虐起来,又尖又凉的冰粒打在童心裸露的皮肤上,立刻把那些没有愈合的口子刮开,童心感觉到浑身一阵钻心的疼痛!

    童心不敢再胡思乱想也不敢再耽搁,她顾不得枯藤上的尖刺,快速向楼上爬去……

    童心一边往上爬一边抬头盯着落下她四、五米远的可,可忽然停下了,他回头看了一眼童心,见童心正奋力向上攀爬,并时不时盯着他看,他一言不发钻进楼里。

    童心感觉到右胳膊内侧一阵火辣辣的痛,她低头一看是枯藤上的一根巨大的尖刺刺进了她的胳膊里,她忍着疼咬紧牙关把尖刺从胳膊里拔出来,胳膊内侧多出了一个小窟窿,鲜血从小窟窿里汩汩流下来……

    童心再抬头时,她发现可正在往楼里爬,只剩下一条腿还踩在枯藤上,一眨眼的功夫,那条腿也收进了楼里。

    童心一着急她就啥都不顾了,飞速向可所在的地方爬去,她爬到可刚才钻进楼里的地方一看,这是大楼的一个窗口,窗户的玻璃全碎了,只剩下破破烂烂的窗框,爬墙虎的枯枝像无数条大大小小的黑蛇,顺着窗口爬进房子里……

    童心站在窗口冲楼里喊:“可!可!在哪儿呢?”

    没有人回答她!

    童心感觉到后背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像是一股怪风夹杂着冰凉梆硬的雪粒儿猛烈向她的后背砸来,童心脚下一个不稳,身体一晃摔进窗口里!

    童心赶紧坐起来,她警觉地扫视了一圈这个房间,这个大房间原来应该是一间卧室,因为这个房间里横七竖八地放着几张缺胳膊断腿的小木床,虽然这些小木床上覆盖着密密麻麻的爬墙虎枯枝,透过枯枝的缝隙还是能看到小床的样子。

    童心回头看了看她身后的窗口,她身后这面墙上一共有三个窗口,每个窗口上都只剩下了破破烂烂的窗框,黑色的爬墙虎枯枝顺着三个窗口爬进房间里,丑陋扭曲的爬墙虎枯枝爬满了大卧室的顶棚、墙面和地面,童心发现这个房间也没有门!

    童心深深吸气,又深深呼气,她给自己打气道:“别怕!这都是他们设计出来吓唬人的!”

    这时,童心才感觉到p股上有尖锐的疼痛感,她使劲一起身,几个尖刺从他的p股上拔了出来,童心用手摸了一下p股,一看满手都是血!她恨恨地大喊一声:“有人吗?人都死哪儿去了?”

    回应她的仍然是一片死寂!

    童心浑身的口子火辣辣地疼,这会儿,她的p股上又添了新伤,她的心火噌噌往上冒,她又像在第一个房间里那样又急又气又害怕,她刚想发火,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想:“游戏的第一关是逃出枯井,我在游戏第二关的任务是救出孤儿院里的孩子!这就说明段瑞让我进入的游戏是逃生游戏,既然是逃生游戏,那每一个场景应该都有出口提示!对,在枯井里时就有出口提示!”

    童心这么想着,她的心情已经完全平复下来,她努力回忆她在第一个房间里时的情景:“第一个房间里有三面墙上有窗户,两面墙上的窗户被封死,只有一面墙上的窗户有阳光照进来;而且那个房间没有门,这就说明那个有阳光照进来的窗口是唯一出口!

    如果我当时冷静点,就能早点儿找到那个窗户的扳手,把窗户打开;如果我把注意力集中到观察环境上,我就能看到爬墙虎的枯枝上有尖刺,那样,我可以用窗户两边挂着的旧窗帘保护住身体,我就不会被枯藤上的尖刺刮到!”

    想到这里,童心懊恼地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和腿上被刮出的一大片一大片的血口子,郁闷地叨咕一句:“坏情绪果然会使智商降低呀!我一定要保持冷静!冷静!冷静,冷静。”

    童心尝试正面暗示自己冷静,这招果然管用,现在,她的头脑已经基本冷静下来。

    她站在原地细细打量这个爬满了爬墙虎枯枝的大卧室,除了满房间大大小小粗粗细细、丑陋扭曲的爬墙虎枯枝以外,几乎什么都看不到。

    这间大卧室里的几张小床横七竖八地堆放在房间的一角,这些残破的小床上面已经铺满了爬墙虎枯枝。

    童心走到小床旁边,看着面前这一大堆长满尖刺的爬墙虎枯枝,她不知道从何下手,但是,她知道,这些小床里最有可能藏着出口的提示!

    童心把头低下尽量靠近地面,从爬墙虎枯枝的下面向小床看过去,在这个角度果然能比较清楚地看到几个歪歪扭扭摆放着的小床,童心数了一下,一共有五张小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