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在东京,恋爱游戏要云养! > 22.桐原亮司和千代姐的周末初体验(终)
    电话接通后,对面再次传来男人不客气的咒骂声!

    “你个臭xx,是不是不想干了?本来你在我这里就惹不少麻烦,是我一直罩着你,你才能在这里心安理得地领薪水!你是不是不知好歹?”

    看见千代姐紧张地摇着头,桐原亮司缓缓吐出一口气,压抑住心中的愤怒。

    “我是桐原千代的表弟,桐原亮司。今天我的表姐有事情需要请假,不会去兼职,如果违反你们店铺规定的话,您大可以开除。东京不是只有你们一家店,不要太看得起自己。凡事太尽,缘分势必早尽。”

    桐原亮司直接挂掉电话,眼神意味深长地盯着千代姐,听筒对面传来嘈杂的摇滚乐和喧嚣的歌舞声,显而易见,千代姐兼职的场所像是一家夜店。

    千代姐身体紧贴墙壁,垂着头眼神不想正视亮司,双手背过去手指紧张地纠缠在一起,身躯也在无意识中颤颤发抖。

    “亮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低沉无力的声音从千代姐的口中传出,语气中夹带着些许无奈和挣扎,垂下来的发丝遮盖住她的脸蛋,似乎是不想让外人看到她此时的窘迫。

    桐原亮司站立良久,走过去握住千代姐其中一只胳膊,缠绕在一起的手指也被分开。

    “千代姐。”

    亮司独特的温柔嗓音割断了桐原千代胸口的乱麻,她抬起头视线瞥向亮司,发现眼前的少年正笑容满面地看着自己。

    “千代姐是我唯一的亲人,我相信无论千代姐做什么事情,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是这个家庭。”桐原亮司手指撩开千代姐额前的长发,露出精致的脸蛋。

    “我对千代姐的信任,远胜于自己,这是我思考良久心中做出的判断!”桐原亮司手指在千代姐的脸蛋上划过,指尖沾上了晶莹的泪珠,在日光灯的照射下,闪烁出宝石般的光芒

    “所以……”

    桐原亮司一把将千代姐拉过去抱在怀里,白净修长的手掌轻轻地拍打着千代姐的后背,他凑到耳边轻声说道。

    “千代姐要把这个周末全部交给我哦。”

    【您的行为使桐原千代感受到情谊,好感度提升7点】

    【检测到桐原千代对玩家好感度:80点,地产等级提升】

    【东阳町Lv4:桐原千代】

    【玩家解锁亲密关系成就,获赠搜索卡*1】

    ……

    卧室中,桐原千代紧张地坐在床上,眼神在房间里徘徊,似乎是察觉到千代姐的紧张不安,坐在电脑前搜索游戏的桐原亮司半开玩笑道。

    “千代姐,从你进屋坐在床上就一直环视四周,难道你在找小黄书?”

    “啊?不是!”桐原千代连忙辩解,接着侧过头小声嘀咕。

    “我是怕不小心看到那些书,啊,我不是说亮司不该看那些书,毕竟也到了这个年龄,但是如果我看到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我不是说那些书不好的意思……”

    千代姐手忙脚乱、语无伦次的画面,着实可爱地有些过分,看到亮司捂着肚子取消自己,桐原千代站起身走过去,埋怨道。

    “好了,不要笑了,你究竟想让我陪你玩什么?”

    桐原亮司回过头继续翻弄着电脑,一开始他想和千代姐玩联机游戏,但是电脑里的联机游戏有限,而单机游戏又都是硬核的类银河恶魔城。

    就算是galgame游戏,也不适合千代姐,里面都有很多不良CG和语音,所以桐原亮司也很发愁。

    【总不能来一盘紧张刺激的飞行棋吧……】

    最后,桐原亮司在纯爱系的列表里找出一个年代久远的游戏,虽然是视觉文字型,但是质量堪称上乘,最重要的是里面没有奇怪的动作和语音。

    《水仙3》,这就是它的名字。

    《水仙3》是《水仙》系列的第三代,但是游戏本身还包含一代、二代,桐原亮司决定先从一代玩起,毕竟这款游戏的经典剧本就是一代。

    你玩过《水仙3》,却不知道濑津美小姐姐,那就等同于白玩。

    如果一个人患上了绝症,他会平静地面对死亡、还是想像普通人一样去迎接生活?

    故事的女主角濑津美就是选择了前者,从15岁开始患病开始,8年的时间里反复入院、住院,甚至有两次直接被转入象征死亡的“7L”。

    在7L的病患中流传着一些流言:

    “如果第三次从7L出院后,那就做好心理准备吧。不会再有第四次了,已经无法再回到家里了。”

    “如果想逃走的话,不要到A车站,而要到B车站去。”

    “什么也不要吃,这是快捷的手段,而是减少家人负担的最佳方法。”

    正因于此,濑津美很早就放弃了生存的希望,一味地封闭内心,在外人看来她可能患上了自闭症,而能够打开她心扉的人……

    “就是我们了。”

    桐原亮司边操纵着鼠标,边朝千代姐解释道。

    虽然是第一次接触galgame游戏,当然这款游戏严格意义上也不算galgame,但是千代姐意外地看得认真,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着画面和字母,还不忘催促亮司快点翻页。

    主角的到来,让濑津美的生活发生了转机,不想留在7L等死的濑津美在主人公的帮助下,开始了960km的旅程。

    “仔细想想濑津美能够接受我们,恐怕也是我们不会把她当成绝症患者,而是普普通通的人吧。”

    千代姐是一个十分感性的人,看到濑津美和主人公逃离医院后,激动地流出眼泪。

    生活中,有些人总是喜欢对其他人报以同情,但对那些人来说,真的需要同情吗?所谓的同情,会不会是另一种人格的侮辱呢?

    而在旅途过程中,濑津美曾连续问主人公很多次同样的问题:

    “假如我走向水边沉入水底,你会不会阻止我?”

    而主人公的回答彰显出高情商,“我们有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淡路岛,在我们实现这个愿望前,你是不会就这样走入水中的。”

    15天、960km的旅程过得飞快,当主人公和濑津美到达淡路岛,看到成片的水仙花时,濑津美的愿望也得到了实现。

    最终,濑津美脱下鞋子、光着脚丫迈入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而主人公选择在岸上注视,他的眼里只有濑津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露出的微笑。

    “为什么呢……”伴随着悠扬的旋律和定格在濑津美在海中嬉戏的画面,桐原千代哭得热泪盈眶,她不断地摇着脑袋,“虽然……虽然病情真的可能无法控制,但是这种没有告别的离开,会不会伤害到她的父母呢?连最后一面都没有看见,父母一定会很遗憾吧。”

    桐原亮司听到千代姐的话,心灵仿佛受到了碰撞,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问号。

    ‘千代姐,你有为自己活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