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始皇震惊了诸天万界 > 第六十六章 秋试、春试、殿试
    看着自信而骄傲的王离。

    秦始皇非常满意。

    这便是我大秦的年轻人。

    这便是大秦的少壮派。

    与昔日的李信一样,自信且激进。

    不过正因为如此,所以秦始皇脸上却没有过多的喜色。

    李信之事,给了始皇跟大秦一个深刻的教训。

    娇兵必败。

    过犹不及。

    年轻人冲动热血激进是不错。

    但是同样容易上头。

    “既然如此,那朕再给你一千骑,继续装备马中三宝。”秦始皇大手一挥,又给了王离一千精骑的名额。

    王离大喜。

    虽然有点小失落,始皇并没有直接上马骑兵大军。

    更没有将他调到边疆去作战。

    但是名下骑兵队伍壮大,说明陛下还是看重京戍部队的骑兵建设。

    有意扩大的。

    “是陛下!”

    退出宫殿,转身的那一刻。

    王离突然有所明悟。

    心头福临心至。

    “我真是笨死了,岂能等陛下准许在扩充骑兵。”

    “陛下给的编制是二千,我完全可以扩大一倍两倍的数量来训练,一但陛下需要扩大京戍部队的骑兵,立即就能拉出训练完成的骑兵队伍,到时北边一但有变,也能直接支援!”

    王离最大的幸运是上面有两个功勋卓绝的父辈。

    爷爷王翦,乃是统领全国大军的统帅。

    父亲王贲,乃是帝国猛将,出生入死,大仗小仗打过无数。

    二人深耕帝国,见识超群。

    尤其是爷爷王翦,目光长远。

    王翦就曾告诉过王离。

    帝国未来两个方向最容易生战事,也最容易建立奇功。

    一个是北边,匈奴、东胡,乃是大秦要扫灭的存在。

    草原征权不可以威胁大秦的农耕政权。

    还有一个是西边。

    月氏,一直是悬在大秦头上的一把刀。

    此刀不除,大秦就永远不能展翅高飞,翱翔九天。

    月氏所在之地,乃是西河要冲。

    过西河可至西域,那里不光有广袤的土地,无数的异国。

    还有昆仑山。

    昆仑之境,仙宫所在,西王母之洞府。

    昆仑山势,龙脉所在。

    大秦国祚万年,必得此地。

    北边有蒙恬,王家不宜与之冲突。

    始皇也不会让王家去参与北部战事。

    所以王离唯一能寄托的就是西边的月氏。

    月氏同样是游牧民族。

    骑战才是主流。

    京戍骑兵与之必有一战。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时机到来。

    在此之前,训练!

    努力训练,锻造出最强骑兵。

    …………

    翌日一早!

    上完早朝。

    冯去疾、冯劫带着周青臣、章邯前往面见始皇。

    “臣冯去疾(冯劫、周青臣、章邯)拜见陛下!”

    四人同时作揖敬拜。

    始皇道:“众卿免礼!”

    “谢陛下!”

    四人直身。

    右相冯去疾道:“陛下,科考之事,以定下日期!”

    “何时?”始皇直接问道。

    冯去疾接着回道:“八月初九,乃为秋试!”

    “二月十二,乃是春拭!”

    “三月十五,乃为殿试!”

    科考分三试。

    逐步筛选人才。

    秦始皇不喜不怒,只道:“说下去!”

    冯去疾看向了周青臣。

    这时周青臣站出来道:“陛下,秋试普考,选拔基层人才,入录者,经审查结束后,可直接派往各部的基层为官为吏。

    亦可分派各郡、县!”

    “春拭,由秋试人员入考,取优者为胜,经审查结束后可委任为中层官吏,辅佐主官处理各部门及地方之事务。”

    “殿试,由春拭优者进考,陛下出题,陛下监考,亦由陛下定审,陛下委任。”

    层层筛选。

    层层选拔。

    普考过了,有两个选择,自认为自己能力不足,可以直接到政府相关培训部分,受训后。

    派往基层为官为吏,历练能力,养家糊口。

    不甘心止步于此,自认为自己能力强的,可以等来年春天。

    在进行春试。

    优胜者,起点高了一个档次,可以去帝国的中层部分为官为吏。

    又或者三月去参加殿试。

    殿试全由皇帝说了算。

    入了皇帝法眼,高官厚禄,前途无量。

    没入法眼,老实的等着审查,然后由朝廷分派任职。

    总之经过三层筛选,越优秀的越容易获得大秦的官方认可。

    虽然科考不能以偏概全。

    但是至少能选拔出适合朝廷的大部分人才。

    当然,那些被机制给唰下去的偏科生,只能是另走其它渠道,等待发掘了。

    “不错,科考之事,按此做下去即可!”秦始皇也挑不出毛病。

    周青臣虽然善于拍马屁,不过事干得还算漂亮。

    到是不惹人讨厌。

    “陛下,科考日期虽然定下,然有一事却不易解决!”冯去疾接着说道:

    “一者:帝国极大,全国考生前往咸阳,费用高且路途长,寒门庶民无力前往,皆乃贵族名门可行。”

    “二者:目前报考人数超过万人,科考所需要的材料极其之多,竹简消耗极大!经费以不足!“

    “三者!科考场地不够,来都考员居住是一大难题!”

    换言之,就是没钱没地没人手!

    治安问题,冯去疾都没有去提。

    秦始皇眉头微微一挑,脸面一寒。

    报考人数超过万人。

    确实是有一些多了。

    这还只是各郡县的贵族名门之后。

    寒门庶民没有参与。

    要是他们也参与,怕不是得有数万之众。

    考试就要用到竹简,而偏偏这竹简竹片的制做,是个烧钱的事。

    考试场地又不够,连食宿都是个大问题。

    这就让人头疼了。

    秦始皇道:“右相有何意见!”

    想了想,秦始皇直接对系统道:“系统,给朕开直播!”

    “朕看看后辈小子们,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下一刻,直播开启。

    所有关注了秦始皇嬴政直播间的观众。

    第一时候收到了直播提示。

    瞬间涌入了上百万观众。

    “今天始皇要干点啥事?”

    “前排前排,终于抢到了祖龙的沙发!”

    “咦!这是右相冯去疾跟马屁精周青臣,冯劫老头旁边那个挺拔威武的小青年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