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 第十五章 格杀
    王果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顷刻间收尽。

    他感觉到刚才有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忽然从周昂的体内涌出,在顷刻间便干脆利落地斩断了自己的“摄魂之手”。

    这让他自己的魂魄当即便受了伤。

    他不由愕然。

    这是他成为修行者之后,尤其是初步掌握了摄魂之术后,面临的第一次真正的失败。

    但他很快就从那片刻的失神中恢复了过来,因为周昂一旦摆脱了他的抽离,第一时间便选择了拔剑出鞘。

    这不但是攻击的开始,同时也是他向散布在四周的同伴们发出的信号。

    确认就是这个人,动手吧!

    刚才的那一下受挫,尤其是周昂体内那股忽然斩断自己“摄魂之手”的强大力量,使得王果内心深为戒惧,因此这个时候,他没敢再次强行试探去摄取周昂的魂魄,而是直接在保持坐姿的同时,双手猛地把桌子掀飞了起来。

    一来阻敌,二来他自己也借势飞速地向后退。

    第三,他忽然大声喊起来,“杀人啦!杀人啦!”

    周昂就近在身前,桌子飞起来不足半米就直接撞到了他身上,被他用侧身用肩膀的力量直接撞开,同时顺利地拔剑出鞘,一步迈出,看见被王果飞速后退带倒的凳子,他飞起一脚,直接将那凳子踢得飞了起来。

    然而,王果仅仅只是一声大喊而已,现场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这个时间,来上香的、闲逛的、买东西的人,已经把报国寺门前的广场填满,虽还称不上摩肩擦踵,但也已经到处是人。王果一喊,附近的人下意识地乱跑,有人恰好跑向其它地方,但也有人恰好撞进两人之间来。

    于是飞起的凳子砰地一声撞倒了恰好跑过的妇人,还好周昂顾虑到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没敢用太大的力气,纯粹就是想阻敌而已,所以那妇人也只是“哎呀”一声被撞得当时摔倒,但应该不会受什么真正的伤害。

    然而这时候周昂也根本顾不上他了。

    骚乱一旦发生,一旦有一个人忽然跑动,顿时就会引发附近其他人的恐慌,马上就会有人跟着跑,这是人的下意识地反应,再加上那两声“杀人啦!”叫得相当凄厉,此刻的现场已经乱了起来。

    于是,本来隐隐括成包围圈的官方修行者们靠近过来的速度,明显受阻。

    而王果的逃跑路线相当刁钻,他竟是一头扎进人群里,猫着腰快跑,看路线,竟是要往报国寺里去。

    当然,若是计止于此,他今天显然是跑不掉的。

    不说周昂已经忽然一跃而起,试图从空中快速追过去,就是其他的官方修行者们,也已经根据此前提前做好的预案,迅速地放弃直奔目标,而是选择了按照王果的逃走方向,迅速跟进,在外围保持追踪。

    这个时候,就在逃跑的间隙,王果显然也在用心地观察人群中的异动,于是他很快就发现了官方修行者们的举动。

    这让他不由得心里一沉。

    但很快,他脸上闪过一个狰狞的表情,当即做出了决断。

    作为一个第八阶的修行者,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在摄魂术上还很生疏,连初级的摄魂术都才只是刚入门而已,但他成为修行者已经有六七年了,遵照师父的指导,别的本事可都没丢开,一直都在苦练的。

    这个时候,心念电转之间,眼见身边有个汉子惊惶地跑过,他一把抓住此人的后襟,竟是只凭单臂之力,便将此人直接提了起来。

    那人忽然被人提起,惊惶到极致,下意识地扭头看过来,但当他看到面前那双熠熠生辉的眸子的时候,忽然觉得脑子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随后,他被一股大力抛了起来,直奔周昂奋勇追来的方向。

    而这个时候,王果却是忽然一转身,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周昂的身体刚刚再次跃起,正在迅速拉近与王果的距离,忽然就见到一个汉子迎面向自己扑过来,仓促之间难辨敌友,他下意识地就想要落地躲让,但说时迟那时快,眼看两人要在半空相遇之前的那一刹那,对方忽然呲牙咧嘴,露出一副可能是他最凶悍的模样,十指张开,势欲噬人。

    周昂愣了一下,随后一股滔天怒火腾的一下自胸中升起!

    心中默念一声“凝固”,控制着凝固术的范围,只是把那人凝固在半空中,他自己却身在半空猛地往那人屁股上踹了一脚,借此一下子改变了方向。

    就这一下,他和本就在这个方向侧向追踪的刘瑞,瞬间形成了合围。

    而且他和王果之间的距离,也已经拉近到了足够让“凝固”术施展出来的程度——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人居然笔直地冲向了刘瑞。

    刘瑞明显有一个愣神的动作。

    下一刻,他忽然就停下了所有的动作,脸上露出痛苦挣扎的表情。

    “凝固!”

    王果的身形一下子被困在了原地。

    而这个时候,距离他只有两步之遥的刘瑞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虽然身体僵在原地,却还是硬撑着在试图挣脱。

    周昂的身体落地之后,大力撞开两个乱跑的人,一剑刺了过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凝固术还是被王果给破掉了。

    他毕竟是第八阶的修行者,像凝固术这种纯粹物理级别的小法术,根本不可能把他长期困在那里。

    于是,间不容发之际,他闪身躲开了周昂本来势在必得的一剑。

    “凝固!”

    周昂心里刚刚默念了这个词,却忽然觉得灵魂一颤。

    这种感觉他在不足一分钟之前刚刚经历了一次,很是熟悉。

    “糟糕,他又在摄取我的魂魄了!”

    有了刚才的经验,再加上此时用来摄取自己魂魄的力量似乎比刚才弱了不少,虽然还是不免有些灵魂痛楚,但周昂却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并阻挡了对方对自己魂魄的侵袭——然而,他却一下子被困在了原地。

    而这个时候,刘瑞忽然就松了口气,随后,他顾不上那种令人灵魂颤栗的痛楚在留在记忆里,笔直地一剑冲着王果刺了过去。

    与此同时,另有高靖、杜仪等三人已经冲到了距离这边不过几步的距离,只是被乱跑的人群阻滞,一时间还不能加入战斗而已。

    王果闪身躲过一剑,眼看又是一团火焰凭空而来,他避无可避之下,只好狼狈地摔倒,这才勉强躲过去,却还是不免肩膀上被火焰擦了一下,那布料、纱布一碰到火焰,顷刻间便腾起了小火苗。

    眼见另外三人已经近在眼前,心念电转之间,他没慌着去扑灭肩膀上的火苗,反倒直接大声喊道:“投降!我投降了!我投降……”

    对周昂的摄魂之手,顷刻间收了回去。

    于是很快,一共有三把剑分别架在了那王果的脖子上、指在了胸口。

    而直到这个时候,王果笑嘻嘻地、又忍不住呲牙咧嘴,才抬手拍打着自己肩膀处燃起来的火苗,与此同时,他还不住地说着:“我真的投降,别杀我!你们到底是为什么抓我啊!我犯了什么罪?总得让我死个明白吧?”

    众人都有些迟疑。

    周昂晃了晃脑袋,彻底摆脱了那种魂魄被攻击之后的恍惚,却是不由得四下里看看那慌乱的人群,又回头看一眼刚才被自己“凝固”住的那汉子,

    那里的人群已经跑空了,周昂便将他慢慢地放下来——但他仍是那副痴痴傻傻的样子,这时候口水已经流了出来。

    周昂怎么把他放下来的,他就原姿势不动地趴到了地上。

    看见他的样子,周昂愤然扭头,问:“他的魂魄呢?”

    此时众人都已经围拢了过来,王果显然再没有丝毫逃走的可能了,但他却仍是笑嘻嘻的,一边继续扑灭肩膀的火苗,一边笑道:“什么魂魄?”

    顿了顿,他又道:“我就是个算命先生啊,你们就算是官人,也不能随便抓人,随便杀人的吧?你们不能仗着身为官人,就随便抓我这么一个遵纪守法的百姓啊!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周昂眉头大皱、咬紧了牙。

    “喂,别这么看着我呀,刚才就是你先要杀我,我才跑的!”

    周昂闻言下意识地瞥了那郡祝衙门派来的两个人一眼,忽然道:“安平兄……”

    他直接称呼了高靖的表字。

    高靖扭头看过来。

    周昂回身一指那边趴在地上的那汉子,道:“此人刚才被他摄取了魂魄,虽然死不了……草!……”周昂忽然转身,过去一把提起王果的衣襟,轻易地就把他揪起来,喝问道:“我再问一遍,他的魂魄呢?”

    王果举着双手,一脸无辜的模样,道:“什么魂魄?我真的不懂你的意思啊!”

    周昂怒目瞪着他。

    那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来。

    片刻后,王果无奈地道:“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是修行者,我不是普通老百姓,但我什么都没做呀!就因为我是修行者,你们就要捕杀我吗?”

    周昂的神情为之一滞。

    那王果又道:“反正我是没犯什么罪,我连杀条鱼都不忍心!你们要是真觉得我有罪,好啊,证明一下啊!”

    此时,周昂气极怒极,正想开口说话,但这时候,那位郡祝衙门方面负责带队的人也回头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那个无辜路人,忽然开口道:“高县祝,让你的人放开他!如果你们坚持认为此人就是昨天那三件案子的幕后操纵者,我们这边可以向上申请,请擅长这方面的人过来审问。”

    顿了顿,他道:“只要是他做下的,就绝对跑不了他!”

    那王果当即便道:“对呀!至少也得审问我一下吧?我什么案子都做过,你们不能这样凭空污我清白!”

    “子修,放开他!”高靖道。

    周昂深吸一口气,松开手,转身往回走了一步,抬头与高靖对视了一眼。

    两人目光一碰,瞬间都看懂了对方的意思。

    周昂道:“两位上差,这是王果的拖延之计!此人危险至极,他刚才一路逃跑的过程中,不但伤了那个汉子,还曾试图摄取我与刘瑞的魂魄!他的这番举动,已经可以证明他有能力操控那霍大郎行凶了……”

    郡祝衙门那负责带队的人摇了摇头,道:“我们可以审问。如果你们不放心,也可以把他羁押在你们那边,但必须保证不能杀死他!”

    顿了顿,他认真地道:“只有这样,此案完结才不会有什么疑点。”

    周昂当然听出了对方话里的安抚之意,也明白对方这个时候倒是没有故意刁难的意思,按照他说的做法,的确就是最稳妥的办法,事后不会被任何人诟病。

    但不知为何,这王果果断投降的姿态,却让周昂直觉地感觉到:这家伙绝不会是一个甘愿自投罗网的人,他这样做,肯定是还有后招!

    要么就是他有把握在官方正式讯问将他定罪处死之前跑掉,要么就是他觉得有人肯定会去救他,而且一定能把他救出去!

    总之,这是缓兵之计!

    关键是此前这短短的战斗过程中,此人虽然正面战斗的实力没看出多少,但他那个半生不熟的摄魂术,实在是太过诡异而难防了。

    于是,背对着那王果,周昂脸上露出片刻的纠结——此人无论是此前作案,还是刚才谈笑间摄取无辜路人的魂魄,简直比杀了那人还狠,实在是真正地诠释了什么叫“视人命如草芥”!

    不能立刻杀了他,周昂很是有些不甘心。

    但是现在,他已经投降,而郡祝衙门那边也很明显是同意了,他想要动手,就等于公然对抗郡祝衙门了。

    于是,就算是心里再怎么不甘心,也只能放弃。

    但就在这个时候,高靖却笑着,伸手拍了拍周昂的肩膀,笑着走过去,却在走到那王果身前的时候忽然拔剑出鞘,一剑刺中了王果的胸膛。

    现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那王果刚才还笑着,高靖的这一下忽然动作,令他完全没有防备,竟是连躲闪的动作都没有来得及做出,低下头时,已经只能看到自己胸口的剑柄。

    然后,他听到高靖说:“如此穷凶极恶之徒,哪里还需要审问什么?烦请两位回禀此事时据实说明即可,就说此人眼见罪行暴露,一力拘捕,其傀儡术重伤了我们这边两位修行者,更兼其摄取无辜路人的魂魄加以操控,意图阻滞我们的追捕,最终导致无辜路人彻底痴傻,随后,其人被我亲手格杀了!如何?”

    王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却只发出了“嗬……嗬……”的动静,胸腔处心肺破裂导致漫溢出来的鲜血,顺着嘴巴流了下来。

    又低头看一眼自己胸口的剑柄,他感觉到那巨大的痛苦,和飞速流失的生命力,抬头看向吃惊地说着什么的那个郡祝衙门的人,奋力地张开嘴巴,说:“冤枉啊!冤枉……”随后便轰然倒地,不动了。

    只可惜,他最后的话,没人听见。

    ***

    月底了,求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