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 第六十四章 玉兰宗
    鲜血一下子就以比胸口中剑快得多也猛烈得多的速度喷涌出来。

    那人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只是身体扭动了两下,随后就不动了。

    而这个时候,高靖已经跃上了墙头。

    刚才的最后一幕,完全落入了他的眼中。

    月未升起,天光晦暗。

    他就这么愣愣地站在墙头,一直到周昂直起身看过来,而身旁也有人一跃上了墙头,这才轻巧地一掠而下。

    隔壁院子一家三口的惊呼声忽然停下。

    但另外一人的惨嚎却始终不停。

    杜仪直到此刻才从这座院子的堂屋里走出来,一脸惊诧。

    看到高靖、周昂等人此刻就在院中,他快步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低声道:“刚才我莫名其妙被偷袭了,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动都动不了,但忽然之间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只是受了一点小伤。”

    怀抱重剑的方骏方伯驹闻言应声道:“差不多,我刚才也恍恍惚惚的,明明觉得自己已经用了极大的力气,但一剑砍出去,就是速度奇慢。而且也觉得手里的剑比平常时候重了些。”

    高靖抬起眼眉,瞥了周昂一眼,然后快速收回。

    “幻术!”

    他总结道。

    说话间,他竟亲自蹲下身子,在那死者身上摸索起来,一个钱袋,沉甸甸的,一块玉质的牌子,对于开着“夜能视物”的周昂来说,入眼便觉莹润欲滴。

    还有一把精巧的短匕。

    但周昂逼迫追杀太紧,他直到临死,竟都没有机会拿出来。

    众人都已经围上去,反倒是周昂没有经验,反应慢了半拍。

    “果然,玉兰宗!”杜仪道。

    顿了顿,他一副感慨的语气,“怪不得那么悄无声息的就把幻术展开了。幸好子修兄窥破,不然咱们怕是要全体都交待在这里了。”

    周昂穿过肩膀的缝隙往里看了一眼,见那玉牌上雕刻着一朵花草样的东西。

    但这个时候,他看东西,大家却都抬起头来看他。

    周昂只是稍微懵了一下,很快就弄明白了大家的意思,于是道:“纯属巧合,我怕与诸位配合不熟,冒然插手,反而打乱了大家的节奏,所以就在一旁站着干看,自然就更容易发现情况不对劲。”

    然而大家闻言面面相觑,似乎并不认同这个说法。

    过了片刻,杜仪才苦笑着道:“子修兄,我们无意打探你的底细,你也就不必如此苦苦隐瞒了。”说话间,他想了想,还是苦笑,“刚才那样的幻术阵,绝不是等闲可破的。而且最可怕的还不是它难以打破,最可怕的是一旦被笼罩在内,身在幻术之内的人,是很难察觉的!”

    方骏方伯驹怀抱重剑,少见地主动对周昂开口道:“可老兄你不但迅速察觉了幻术的存在,还当即就给击破了,连施法之人都第一时间找到并击杀!如果说这是巧合的话,你猜我们信不信?”

    “我……”

    周昂无语。

    完全想不到该怎么辩解。

    因为感觉无论怎么辩解,都好像是在故意装逼似的。

    最近这几天他一直都在惦记着,要降低衙门内这帮同事对自己的期待的,但现在看来,这期待非但没降低,反而还又升高了?

    这时候,众人谈笑,高靖却一直都没说话,把手里的玉牌把玩片刻,还拉开钱袋的收口,往里扒拉了两下,然后他低下头伸手再翻,很快就从对方的袖子里,又翻出一块漆黑的铁牌——他这才松了口气,“就是它了!”

    他起身,杜仪和方骏也都很快直起身来。

    看样子大家都听懂高靖说的什么意思了,但周昂的确有些茫然。

    玉兰宗什么意思?这块黑色的铁牌又代表着什么?

    他完全不懂。

    此时,似乎是看到了周昂的表情,高靖耐心地解释道:“这块玉牌和这个铁牌,其实都代表此人的身份,是出自玉兰宗。这是一个相当强大的宗门,据说在几百年前,一度曾经是天下有数的大宗门之一,但近几百年,却是被各国联手打击,已经是没落了。当然,还是没人敢小觑他们!”

    说到这里,他晃了晃手里的铁牌,道:“只要有这手本事在,就没人敢。”

    说话间,他把那铁牌传给众人逐一翻看,同时又继续解释道:“玉兰宗最近百余年,玉兰宗好像一代不如一代,现在最著名的,大概就是他们的幻术了。而这个铁牌,是他们门内很多弟子都有的,一些初级的幻术,全赖这个铁牌来激发。”

    他说话间,那铁牌已经传到周昂手里。

    周昂感受着它沉甸甸而又粗粝的质感,摩挲片刻,认真地看向那铁牌上篆刻着的奇妙莫名的繁复花纹。

    这一眼看进去,顿时感觉那令牌上有个黑洞,在剧烈地吸引并拉扯自己似的,吓得周昂当时就赶紧转开目光,那种感觉才消失了。

    “好玄奇的东西!”

    他说了一句,没敢再看,把东西递还给了高靖。

    高靖接过玉牌,忽然把那把钱袋和匕首都抛过来,笑道:“照规矩来说,东西本该都是你的,但这两个牌子就不行了,必须得报上去!”

    顿了顿,他道:“如果将来还会发下来的话,可以交给你使用。”

    周昂本来张了张嘴要说话,但接过钱袋的时候,入手感觉沉甸甸,下意识地感知到里面东西的形状不是铜钱,而是银锭的形状。再加上刚才高靖扒拉钱袋里的东西时,传出来的声音也更像是银锭撞击的声音,而非铜钱。

    于是话到嘴边,他又收了回去。

    只是道:“好。”

    …………

    这座小院很快被杜仪和方骏又搜查了一遍,再无旁人。

    众人翻墙回去,杜仪高声招呼弓手们都进院子。

    此时留在这边院子的何镌已经给被斩落一臂的络腮胡汉子勉强止了血,而刘瑞似乎也已经“安抚”下了那一家三口。

    傍晚时候因为一次临时起意的搜检而起的案子,忽然就这么收网了。

    案犯落网无疑。

    但这件事里掺和进来的玉兰宗,尤其是刚才那让众人陷入狼狈,如果没有周昂,甚至有可能全员交待在这里的幻术,却又让这个案子感觉上没那么简单似的。

    同样把这边的院子又搜检一遍,并确认了那络腮胡子的伤势暂时死不了,高靖沉声吩咐道:“派人去通知一声,就说案犯已经落网,但报国寺那边还要继续审,追查同党。再把坊正叫过来,命他带人亲自搜查这一片的几座院子。子羽,你留下盯着这里。其他人,把他押回衙门。”

    说话间,他盯着那络腮胡子的断臂男子,道:“我要好好审一审这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