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 第二十三章 生米做成熟饭
    “师伯。”

    “嗯?”

    “你说,我们读书做什么呢?”

    “读书有很多用啊!”

    “我又做不了官。而且,我已经认识很多字了呀!我觉得够用了!”

    “你弄反了。我们识字,是为了读书,但读书,不是为了识字。文字是一种工具,但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是通过读书,获得别人的人生经验和感悟。当然,还有别人辛苦钻研之后,得出的很多结论、知识、经验。”

    “师伯你吃一个吗?”

    “好啊……嗯,真的还挺好吃的。”

    “那再给你一个。”

    “谢谢!敖春你真好。”

    “嘿嘿……师伯你要不要留下吃饭?我煮的饭很好吃的!”

    “哦?留下吃饭?不需要你师爷爷同意吗?”

    “……师爷爷从来也没说不许你留下吃饭呀!”

    “也……对哈!那好,我留下吃饭。你准备弄点什么好吃的?”

    “我只会煮饭,但师爷爷做焖鸡!特别好吃!”

    “是嘛!那待会儿咱们找师爷爷去,看他愿不愿意做一顿。”

    “太好了!我马上去找师爷爷……”

    “……”

    走廊前的台阶上,敖春拍拍屁股起身跑进殿去,周昂揉着自己的腿,失笑地往回扭头看——听到里面的对话,他也一跃而起,转身进了殿。

    时间已近晌午,按说是该做饭了。

    本来周昂准备歇息一阵子,就要下山了——今天又练了一上午,练得他浑身的肌肉都是酸痛不已,似乎连骨头缝都是疼的。

    这需要他回去之后,用大约抄完一整本《金刚经》的时间来修持“呼吸法”,才大概能缓解下来。

    不过,如果能在庙里蹭一顿饭吃,他倒也不介意晚回去一阵。

    周昂要留下吃饭,郑桓并无意见,但说到做焖鸡,他虽然喉头耸动了一下,但还是摇头,“不行不行,咱们是修持之人,不能老是那么馋!”

    但周昂站在门口,敖春则干脆就在身边,俩人都眼巴巴地看着。

    也就大概两三秒钟的工夫,郑桓就妥协了,“哎,你们为什么那么馋呢?老是吃鸡,很耗损我的道行的!”

    他说这花的工夫,敖春一声不吭已经跑到书案前帮他研墨了。

    周昂倒是有些好奇,也跟过去看。

    郑桓走到书案前,扯过一张纸,小心地撕下一个长条,提笔,在上面写:一只鸡。

    写罢,收笔,递给敖春,道:“去吧,少撒些米。”

    敖春答应一声,欢快地接过纸条,跑到墙根掀开米缸的盖子,要抓米,却又道:“师爷爷,你忘了买米啦!”

    周昂想了想,道:“要不下午我去给你们买吧,明天一早带过来。”

    郑桓摆摆手,忽然就从怀里摸出半串青钱来,手速飞快地数了不知道多少个铜钱,往下一撸,然后走到米缸那里,哗啦一声,都丢进了米缸,然后盖上了盖子——这个时候,敖春已经抓了一把米,卖弄一般跑到周昂身边,先把那张写着“一只鸡”的纸条放到地上,然后把米撒了上去。

    等了半天,不见动静,敖春“哦”了一声,把纸条捡起来,手一晃,那纸条无火自燃,然后他就把烧着的纸条丢了下去。

    纸条飞快燃尽,只余灰烬。

    忽然,米粒少了一个,又少了一个——它们以肉眼清楚可见的速度,一个接一个的消失,看得周昂目瞪口呆。

    一小把米,不过几十粒而已,很快就被吃得只剩最后几粒,而等到最后一粒都消失掉,忽然,一只锦羽红冠的野鸡出现在米粒消失的地方。

    那鸡应该也是懵了一下,于是敖春一下子扑上去,一把抓住了。

    它再反应过来,也没用了。

    敖春笑嘻嘻的,道:“你吃我的米,自然要被我吃的。这符合大爷爷所说的天道!……是吧师爷爷?”

    “嗯……算是吧!但终究是诡道!不足取,不足取!”

    敖春才不管它足取不足取,抱着鸡就出去了。

    周昂瞥瞥敖春,但最终还是选择走到墙根,掀开盖子看了一眼——大米果然已经见底,但铜钱还在那里。

    于是他说:“师叔,你的米还没买来?”

    郑桓道:“哦,涨价了……”

    说话间,他叹口气,又从怀里摸出两个铜钱,踱过来,叮叮两声,丢进了米缸——缸盖还在周昂手里,他眼睁睁看着缸底的铜钱瞬间消失,又眼睁睁看着几乎与此同时,有白花花的大米倾泻而下。

    他笑笑,盖上了缸盖。

    要说羡慕,是真的很羡慕的,这比网购要方便多了。

    然而,这一手不是随便谁都玩得转的。

    …………

    敖春手里的小刀用的非常熟练。

    周昂就在身边,亲眼看着他从厨房里端了一锅热水来,滚烫的水,他直接撸起袖子把野鸡摁到水里,开始褪毛——他伸到开水里的手,连肤色都没变。

    放血,褪毛,开膛,清洗,一只鸡很快就收拾了出来。

    然后水倒掉,鸡交给郑桓师叔,他刷了锅之后放回去,转头就去淘米了。

    郑桓师叔怎么炮制这只鸡,姑且不说,光是敖春做饭,周昂看了好几遍了,到现在都没看厌——淘好洗净的米,加上适当的水,放到锅里,盖上盖子,他就板板正正站着,对着那锅说:“敕!我令!生米做成熟饭!”

    大米的香气,马上就出来了。

    揭开锅盖,热腾腾的上好的大米饭已经成了。

    太省柴禾了。

    但敖春用的这是咒,虽说到现在为止,他其实也只学会了这一个咒,但会总比不会强,会一个也算会了。

    咒的用法和窍要,郑师叔也讲过,要学什么,一旦掌握了诀窍,按说顺理成章,但这种以独有的咒语,沟通天地灵气为自己所调用的道法,实在是不大好掌握,更何况现在周昂还处在初级阶段,平常也就是自己偷偷练一下,意淫一下而已,距离真正掌握,还有些远。

    …………

    鸡是焖鸡,骨散肉烂,香气馥郁。

    米是上好的大米,粒粒莹润饱满,入口香糯。

    一顿饭后,一地的鸡骨头,祖孙三人都吃得很满足。

    饭后打个饱嗝,郑师叔犹豫良久,最终还是从怀里摸出些铜钱来,丢进了自己的酒葫芦里,但周昂听到的仍旧不是铜钱落进葫芦的声音,而是哗啦一声水响。

    …………

    去的次数一多,真的是连门子都已经混熟了。

    看见是周昂夹着一个小包袱,那门子连问都不问,直接道:“还是在老地方。”

    于是周昂进了门就直奔那座小跨院。

    交活,领凭,兑钱,还是熟悉的人,还是那一套流程。

    周昂仍旧抱着新领到的纸墨出来,钱是已经放到怀里了的。

    出了跨院时,可巧有一府中婢女低头而过。

    按照这个时代的礼节,周昂下意识地低头不看对方,等对方过去了才抬头,但一缕香气入鼻,他走出一步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心里一颤,猛然回头。

    恰在此时,那已经走过去的婢女也忽然回头。

    四目相对。

    周昂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

    她是……紫烟奴!

    狐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