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 第六十四章? 不好惹
    八月初三日,正当周昂欣喜于自己已经感知到了晋升第八阶的契机的时候,在被“圈禁”于县祝衙门十几天之后,陆进终于回家了。

    这个超级大块头看上去一副精神饱满的样子,除此之外,倒是比此前没有丝毫的异常——但看上去就是一副特别有精气神的样子。

    他要成为官方修行者这件事,当然是不可能告诉陆春生夫妇俩的,跟他们打的借口是陆进有公事要跟着出一趟远门。

    见他回来,陆春生他媳妇陆袁氏顾不得儿子身上都已经有点馊了,拉着手上上下下的打量,一个劲儿的念叨,“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离家那么久”之类的,又问他都去哪儿了,做什么了。

    生怕陆进这张嘴笨到连编都编不好,周昂赶紧打断,“陆婶儿,这个可不该问,你问了陆进也不能回答你。这是公事。”

    陆袁氏闻言顿时明白过来,赶紧就道:“对对对,那不问,啥都不问。娘啥都不问了,回来就好!出去一趟,累不累?”

    陆进笑着摇头,“娘我不累。”

    “想没想娘?”

    “想。”

    “……”

    周昂无奈地任由他们娘俩说了好一阵子话,这才抽空把陆进叫到了自己的书房,还命他把房门关上,这才能安生地坐下,问他:“感觉怎么样?”

    陆进照例傻乎乎地笑着,挠挠头,说:“挺好的。”

    这傻孩子。

    周昂无奈,直接问:“成功了吗?”

    这回陆进听懂了,收起笑容,认真地回答说:“子羽先生说我成了,说我完成了开窍,已经是一个修行者了。”

    周昂终于从容地笑了起来,拊掌,道:“善!”

    六月份的时候,陈翻正式完成了“开窍”,成为了县祝衙门正式在册的第九位官方修行者,那现在,陆进就算是第十个了。

    至于周昂自己的身份,却反而是迄今为止仍有些不清不楚。

    他按照文员的身份领工资,平常的当值要求,比官方修行者还要轻松,但是别说县祝衙门了,事实上现在连长安的太祝寺那边,都已经清楚地知道他其实是官方修行者之中的一员——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那位太祝寺的陈武主事通过迷魂术对自己进行了摸底之后,按说是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来历无疑,但偏偏直到现在,这都一个月过去了,那边仍是没有给出任何正式的说法。

    也就是说,周昂的身份依然是这么糊里糊涂不清不楚着。

    但也没有关系,反正周昂是没有多么在意,他本也没指望走官方修行者的这条渠道去晋升——好歹也是郑桓师叔的师侄来着,他手里收藏有师叔当初传下来的一整套丹药配方,单说这方面,他无须求助于任何人。

    所以,对于周昂来说,只要官方承认他的身份,只要县祝衙门这边,以及郭援那边,能持续地“收购”自己狩猎到的妖尸,就可以了。

    反正就算成为正式的官方修行者之后,工资也涨不了太多。

    但那只是他自己,现在陆进正式成为了官方修行者,而且是通过官方的渠道进去的,对于周昂来说,仍是相当值得高兴的一件事。

    这并非单纯是为了县祝衙门的实力又雄厚了一些的考虑,也因为这样一来,在自己之外,周家陆家一体的这个小家,又多了一层保障。

    这当然值得庆贺一番。

    于是就在当天中午,周昂也不去衙门里蹭饭了,也不去后院同母亲和妹妹一起吃饭,就让陆袁氏多烧几个菜,拿到前院来。在前院,周昂同陆春生、陆进父子俩一道喝了些酒,算作庆贺。

    当然,都不敢喝多。

    陆春生有家里家外的事情需要照顾,周昂和陆进吃过饭则还要去衙门里,所以,要的也就只是这个气氛而已。

    而等饭后,略带薄酒的周昂和陆进到了县祝衙门,在得到众人一致的祝贺之后,杜仪居然又亲自过来传达消息:晚上衙门里会食,庆祝县祝衙门第十一位官方修行者的加入!

    这也算是县祝衙门的惯例了!

    当初陈翻开窍成功,也曾有这样一次小小的庆贺。

    衙门里不缺钱,最近又没有什么棘手的案子,大家当然乐得饮酒作乐一番。

    事实上,每增加一位修行者,县祝衙门的实力壮大一分,对每一个身在其中的官方修行者来说,都是值得庆贺的事情。

    还是那句话,妖怪们往往实力强悍,隐秘宗门又都极为狡诈,大家走在这条路上,几乎是时时刻刻都把脑袋栓到裤腰带上的,当然希望自己身边的助力越多越好——这与同处一坊就在不远处的县衙的情况,正好反过来。

    一县之地,大体的权力就是那么些,这个权力分给你了,就没法分给他,那大家相互之间,当然肯定是会以各种复杂的内部斗争为主了。

    但到了县祝衙门这边,权力和职责方向,都无比的狭窄,就是对付非正常的社会状况,而且说白了,就连权力也只是战斗的权力而已。

    这个权力,属于每一个官方修行者。

    …………

    陆进这个新加入之人,很快分到了一张自己的书案。

    跟周昂刚来的时候,还面临了一定的小小冷遇不同,陆进的加入,几乎是获得了所有人的一致欢迎——这里面显然是有周昂的面子在的。

    然而正当公事房里少有的热闹,方骏这家伙还非得拉着作为新人的大个子陆进,去旁观他们推牌九的时候,又有一件喜事到了。

    上个月考绩的奖赏,发下来了。

    这次发下来的,可不止是银子,与此同时,还有一份关于刘瑞积累功勋,获准晋升第八阶的批复通知——甚至,连晋升第八阶所需的丹药,都一起发下来了。

    于是大家又都一起恭贺刘瑞,恭喜他马上要成为县祝衙门的第三位第八阶!

    与此相比,周昂拿到手的银子,反倒成了小事。

    但其实……也不是小事。

    正常来说,杀死一只八品的妖怪,上面给出的物质奖励,一般都在三百两银子到五百两银子之间,但这一次,许是考虑到那只熊妖的强壮实在是惊人,而且县祝衙门还是在几乎没有任何人员受伤的情况下杀死的,显得更加难能可贵了些,所以,长安太祝寺亲自批复,发下来高达七百两的现金奖励。

    这笔钱,当然完全是属于周昂一个人的。

    对此,本来就已经在申报功劳上沾了不少光的官方修行者们,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

    而再加上击杀狼妖的时候,周昂多多少少也算是出了一点力气,有额外的十两银子可拿,所以,这一笔奖励的到位,光他自己,就到手高达七百一十两银子!

    这自然是让他手上因为购买商铺而瘪下去的钱包,又忽然一下子饱满了起来,再加上的确算是喜事相连,于是周昂少见地慷慨解囊,决定私人赞助本次的团建十两银子。

    一听这个,众人越发兴致高涨,紧接着,刘瑞也决定私人掏出十两银子来,与大家一起乐呵乐呵——二十两银子,足够跑到外头的大酒楼里连吃带喝加听曲儿的去浪一圈了。

    于是当天下午下了值,一众人等便结伴前往望江楼。

    到了地方,雅间开了,酒菜点起来,歌伎也点起来,此所谓置酒高会,一室喧声,自然是说不出的热闹。

    而且跟上次高靖请周昂吃饭时候不同,那次多少带着点装逼的感觉,高县祝要蛊惑周昂入瓮嘛,但这一次,就纯粹是老同事们团建,自然就放得开,再加上赵忠赵进贤尤其擅长这个,几首俚俗酸黄的小曲儿点起来,檀板清音一唱,没过多大会儿,大家就都嗨起来了。

    偏生在这个时候,店家竟来扫兴,一店小二进来,说是隔壁有贵客,这边实在是太过闹腾,已经扰了人家的清净。

    众人正在兴头上,闻言当即勃然大怒,尤其方骏,这会儿正喝得脸红脖子粗,听那歌伎唱到关键处,连呼吸都粗了许多,居然被要求小点声,这还哪能不怒?

    他当即便怒声斥责,“我等置酒作乐,还需要顾忌别人喜与不喜不成?旁人嫌吵闹,那是你店家的事情,却是与我等无关。既然嫌吵闹,你就去帮他们换个屋子,或者不如径去便是,休来聒噪!”

    店小二一看这屋子里的面孔都有些生猛,尤其一个身长九尺有余的家伙,体格之健壮,赛过虎熊,自然不敢亢声,当下便灰溜溜地退出去,另作安排了。

    这边也不曾在意,大家仍是听曲自乐,但过不片刻,却忽然听得外头有人爆吼一声,“何等杂才,敢让我家主人自去!起开!”

    这边屋子里,坐了十一个官方修行者,可以说,就包括新进的陆进和陈翻在内,也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凡人,就算是喝了不少酒,但耳目之清明,依然非常人能比,这一嗓子吼出来,大家当然就听见了。

    过不片刻,门被哐的一声推开,一汉子昂首阔步进来,“便是尔等再次做恶声?还要我家主人自去的不是?”

    这话说完,他定了定神,却忽然发现,这屋子里人似乎都不大好惹。

    ***

    求几张月票!